培训讲师

大概二十多年前,记忆并没有消失。那还是农耕的时代,在村里,男孩子多,人家就不会欺负,说话声音就可以大。大家都喜欢男孩,并且,希望有兄弟,将来可以相互帮扶。
这是生存的本能。
我的小姨和我的姑姑,都在那时候怀孕了。我的小姨离我家隔了一条河,每一公里的地方会有一个圆形拱桥。
有一天晚上,大概是两三点,我从梦中醒来,姨丈猛的拍我家的门,等我走到大厅的时候,家里所有人都起来了。我妈妈,让姨丈陪我在家里,说计生部来抓人了,我小姨已经被抓走了,马上就过来了。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发生了非常大的事情。我爸妈连夜把姑姑送走了,那晚一晚上没有回来。
后来他们真的来了,姨丈把我弄在房间里不让我出来,我就听到屋外噼噼啪啪的声音,家里的锅碗瓢盆都被砸了,所有能搬走的连同古老的桌椅和墙上的画都被连夜拉走了。
等安静了,我偷偷出来,看到一地残迹,姨丈坐在地上不言语,我爸妈那晚上一整晚都没有回来,后来听说他们躲到麦地里蹲了一晚上。那时候我姑姑已经有六个月身孕了。
我的小姨,被他们强行拉去流产了,那时候她怀孕四个月,听大人说,能看到人形呢。我没能见到那个场景,就后来我妈妈在说的时候,我就听到他们都快哭了。
你说,这才过了多少年,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晚上回家,去停车场的路上,回头看了一眼,公司的一个小建筑,于黑夜中矗立,亮闪闪的,像孤独的战士,想给他拍下来。
昨天,我召开了供应链所有总监的一个会议,是我在这公司召开的第一个会议,动静有点大,因为我是定行动方案的,28个重点项目,不定规则就太乱了。
我的领导,张总,我以为他太关注细节,不像有能力的人。
像我刚毕业时候遇到的朴总,我的第一个恩师。那时我或者老鬼召集会议,朴总参加的时候总是在玩手机,我也以为他是个水货,实际上后来看到能力突出的不行。
我现在的这个领导也是的,XX中心的总监跳出来反对我方案的时候,我不知道如何去说服他,想了很久,还是不行。他想了想,然后采用两个极端的方式,就说服了。我没想到。

自己有偏见,看了一两个点之后就结论,然后其实人家在某一方面,在某个场景下牛着呢!我只是没看到。

下午我私信徐兄,让他参加下周的会议,我说上面通过了,下周还要召集项目负责人的会议,不能指望领导们传达,而且做的人要说的细致,不能只有框架。一个PPT要两个报法。关键是他们对这些变更将会更加敏感,可能反对更大。
徐兄问我--他是跟我一样的角色--一个子公司的:项目讲究风险识别,你有没有给自己做过风险控制。我说我不在乎。但确实被他说的有点慌。
然后
晚上我就看到这么个塔了,有点孤独有点慌。

我想
我喜欢了一个姑娘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毕竟我不是王子,她不是灰姑娘

但是我突然好忐忑
又自卑起来
觉得她配得上一切的美好

想跟她说话
想看看她
然后抱抱她
想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头上
想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胸前
告诉她:
把我有的,通通都给你

我有一个房子
她会出现在我的厨房里
会出现在电视机前的沙发里
出现在卧室里
也出现在阳台上
整个房间里
都有爱的味道
呼吸的都是香

除了工作
我还有一个梦想
开一个主题的,文化的,创意的餐厅
我想她会出现在收银台
还会出现在后厨
出现在每个角落
我们为了同一个目标
一起面对风雨

在老家里
我有三亩地
从未敢荒废
老了我回去
种菜--种她喜欢的
给她做饭、洗衣
告诉她:
你真美

然后醒来和梦里都是她

突然发现这句话有典故

王问相如曰:“子好色乎?”相如曰:“臣不好色也。”王曰:“子不好色,何若孔墨乎?”相如曰:“古之避色,孔墨之徒,闻齐馈女而遐逝,望朝歌而回车。譬犹防火水中,避溺山隅。此乃未见其可欲,何以明不好色乎?若臣者,少长西土,鳏处独居,室宇辽廓,莫与为娱。臣之东邻,有一女子,云发丰艳,蛾眉皓齿,颜盛色茂,景曜光起。恒翘翘而西顾,欲留臣而共止。登垣而望臣,三年于兹矣,臣弃而不许。

中午醒来,甚是想念

安然

安然(一)

安然大学是学机械的,那年他们专业只有四个女生,用导师的话说,那都是宝贝。
既然是宝贝,那肯定是轮不到他了。
安然,条件一般。家里条件一般的,长得也不好看,就连个鼻梁,也不高。一眼看上去,真的是哪哪都一般。嘴巴不会唬人,也不懂浪漫,那些女孩喜欢的,好像他都没有,所以他整个大学都没有女朋友。
一工作,他就开始着急。他做的是设计,说是设计,其实就是画图的,还是没啥女生。首先着急的,是他的妈妈。对他最先失去信心的,可能也是他的妈妈。在25岁那年,他妈妈说找个自己喜欢的,这样结婚了会好一些。还去找算命先生算了一挂,说他26岁会结婚。
在26岁,未果。他妈妈又说,找个一般的就行了,感情是后来慢慢培养的。又换了一个算命先生,算了一卦,这次说他27岁会结婚。
在27岁,那一年倒是遇到个女孩子,还怀了他的孩子,可最终还是把孩子打掉分道扬镳了。这一年,算命先生说,在30岁前如果不能结婚,那以后估计就…
这一年,他妈妈说,只要有人愿意嫁你,就可以了。
在男性朋友眼中,他很直。在女性盆友眼中,他也很“直”,我们都跟他说,追女孩子要讲究策略的,就像跳华尔兹一样,知道么?要进退。或者你就再猛一点,先睡了再说。
他不。
安然说,做事情,态度要放在第一位,然后是专注,最后是坚持。要做,我就会集中精力,用自己的全部去做,绝不会做一半留一手。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说白了,他就只会冲。一冲,女孩子就怕了,再一冲,女孩子就觉得他不值钱了。
让安然价值观发生崩塌的,是在2015年,她遇到了女神,是那种一笑便牵动灵魂的人。原本他是没有勇气冲的。一见面心都慌的要死,话都说不出。
但是女神就是女神,经常低眉顺眼,抬头浅笑,把安然的心勾的一愣一愣的。最主要的是,这些动作和神情,让他觉得:有希望。这给了他莫大的勇气。
于是,安然又按照他的套路去冲了,这次他特别生猛。我们几个看着,觉得心疼。我们都知道这次他是把自己的生命捧在手里,献给女神的。
我问他,你是不是没有见过美?他不屑一顾朝我摆摆手,你不知道。
一个月,未果。
半年,未果。
一年,未果
一般情况下,他都该放弃了。但是这次真的有些特别。女神不断给了他失望,又给了他希望,让他产生了源源不断的动力。这种希望,不是说一起吃饭喝茶什么的,这种太low,女神是高级的,这些释放希望的信号,融入了女神的一言一行,融入了眼神,甚至融入了额前飘动的碎发,耳鬓俏皮的发梢。
女神终究遇到男神了,在一年后。很快,他们在一起了。这个男神是安然的兄弟,有一次他们一起在校门外的大排档喝酒,门口堆放的大垃圾桶里,垃圾都已经溢出来了,有几只苍蝇在飞来飞去,桌上油腻腻的。
吃着喝着,就说到女神了。那兄弟说,自己的前女友多么多么好。这个就玩玩,用来修补一下受伤的自尊,毕竟前女友找到人才跟他分手的,自己不找一个很没面子。云云,说到搞笑的地方就起劲拍自己的大腿,笑的前仆后仰。
那天他觉得特别恶心,吐了一地。
三个月后,他们分手了。他请他们两个吃饭。八仙桌,一人一个方位,酒酣耳热之后,他拿着店家的一个小板凳,比他们的要矮一截。他反着坐在椅子上,把下巴搭在椅背,显得整个人都弓着。占据一个45°的三角形的直角点,面向着他们。
问,你们到哪一步啦?
他看着这个兄弟问,又望了望女神,女神也看了看他,然后看着他兄弟,用一个他读不懂的表情。
第一次在公园里,还有一次在她家里。
安然张着嘴巴,睁大了眼睛看着女神,女神看了他一下,彼此在彼此的眼底,去阅读着对方的思想。然后女神就把头低下去了。
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战战兢兢,诚诚恳恳,多次送女神到家门口请求,说想去看看她生活的地方,白天也行。还是连女神的家门都没能进去过;他嘻嘻哈哈,三心二意却只用了两周,不仅仅进了家门,连床上都已经去了,还能带去公园。
这让他价值观一瞬间崩塌了。

从此以后,不要说别人的坏话;
从此以后,当遇到一件事情别人问你行不行的时候,先选择相信自己。

和小朋友的沟通 4/30

今天我出去了一趟,看到这个小盆友,我就跟身边的伙伴说,这么大的小孩子,应该是最好玩的时候。会跑会跳会说话,又可爱。
她母亲听到回过头来说,还要小一点,现在她什么都懂,不好忽悠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忽悠是什么意思。
我想起来我早上坐公交遇到的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小朋友,一男一女,他们坐在一起。一路上叽叽哇哇说个不停,一个“你”能连珠炮似的说两分钟不停。
我是一上车就要睡觉的人,但对孩子,我还是很宽容的,不打算说什么。但是他妈妈受不了了,一直叫他们安静一些。这样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孩子,确实难带,哪里能听他的。
快下车的时候,她妈妈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已经醒了,再说:你们两个安静一会儿,谁再说话我就把谁扔在这了。然后指着一个女孩子说,XX已经不说话了,你再说话就不要你了。
或许这就是忽悠。
为什么要用恐吓的方式对待小朋友呢?要是我,我会说妈妈累了,你们安静一下让妈妈休息一下等会带你们去玩好吗?
周围叔叔阿姨都累了你们不要吵到他们好吗?
这样跟小朋友说道理效果可能不好,但是自己的孩子,坚持下来肯定会有成效。
而且,确实有坚持这样做的人。
跟小朋友讲道理不是我想到的,是我有一次跑滴滴,从永旺带一个母亲和一个男孩子回家,那孩子一直哭,想要一个车。那个母亲自始至终一直就跟那个孩子讲道理,没有说:明天买给你,下次买给你这种忽悠的话,也没有说一句,再不听话打你噢这种恐吓的话。
一路上,用平等的态度,用不同的表述,重复着一两个简单的道理,一直重复到小盆友接受,用了半小时。重复到最后说晚上回家吃什么。
如果是当时的我,可能就是采用恐吓或者忽悠的方式了。但是见到这么一位母亲让我心生敬意,产生了佩服,我学到了一点,她的耐心,她的沟通方式。
我觉得,这是好的。

05:24分,自这个点醒来,感觉睡得正踏实,基本上是自然醒,还以为有八点多呢。
一年多前,他为了早起,那时候起房间的窗户开始就不拉上窗帘,但今天窗外没有太阳,没有阳光照进来,乌云显得阴沉沉的,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这个日子是五一假期,显得有些无聊。
妈妈咪呀又发微信给他了。她有个女儿,38岁未婚,说昨晚又失眠了,他实在烦她的很,总是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抱怨现况而不提供方法论。他是典型工科人,喜欢讲逻辑,如果一个人只是做现况描述而不进行根因分析并拟定对策,如果她只是描述一个问题带给她的感受而不是去想着以身作则共同克服,他本能的就觉得他们很难的一个频道上沟通。因为逻辑永远的线性的不会拐弯。
耐心回复,不过是体谅她作为一个母亲。
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他愿意为她卖命--在某一瞬间他想过,并且没有变。很多事情,她不懂,也不知道,那些时候,她依然选择相信他并提供情感和能做的全部支持。另外一次愿意卖命的感觉是他初恋的时候,因为别人的痛而痛,也不知道为啥那时候的他那么牛逼,能够感同身受。不过那种感觉最终消失了,而且再也找不回来。
这个事情我知道,他说的时候我们还住在一起,他说他一见钟情,后来在操场上是用QJ的形式得到她的,然后就去了宾馆,我说TMD这都行?
说到这个我就蛮佩服他的--敢干。我不敢,很多时候我追一个女孩子不成功,人家以为我不主动,实际上我觉得我已经跨出很多步了,主动邀约一次,甚至说一句嗨,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主要我很直接,也不会拐弯抹角。在工作中,我可能会有一些策划布局,但我自己是真诚的。我希望自己保持初心,坦诚相待--你说不,我就理解为真的不;我说愿意,就是真的愿意。
我们跟她女儿蛮像的,都缺乏某些方面的能力。而且有些事情一旦过了那个年纪,就不愿去学习了。
乔南是一个一直抱怨又一直默默前进的人,考了很多证,有些证挂靠了还能搞点小钱。但是他的综合能力并不强,这可能跟他的工作有关。他一直在工厂工作,没有多少时间接触外界。在工厂工作的人,身边环境相对还是简单的,没那么多勾心斗角,如果有一天他接触市场了,他就更加明白这个世界的有趣和残酷,越接近市场,人心越复杂。
这些也导致他没有女朋友。
我昨晚在永旺请他吃饭,他还是这样没有变过。有时候我问他,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他说感觉。我说我们都30了,马上奔四,感觉是年轻人才玩的起的东西。
他又说想找个价值观一样的,三观一致只要两个人肯努力,日子过得不会太差。
女朋友就怕两种,一种是你的兴趣她觉得是装,她的爱好你觉得是肤浅的。一种是把自己放在非常弱势或者强势的地位上,我不想高攀别人,还没有穷到那一步;我也不想多个女儿,我也没有富到那一步。我是想要两个人共同进步,能够平等的交流。没遇到那种人,就不结婚。
没想到他的想法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不知道他的母亲也会不会失眠。
乔南小时候没有受过穷,在同学中,他永远是有钱的那一波人。放在苏州,也很穷。但是这种成长环境,让他对金钱没有产生过自卑或者强烈渴望的情绪,没多少感觉。或许这样,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讲灵魂多过物质的人。
而一千个人,终究会有一千个灵魂。
有时候我跟他很像,但是我知道我已经开始妥协,接受一些“父母之命”。

衷心祝他好运。

Ps:这是15还是16年经济不行的,公司内部推荐一个人有500奖金的时候,我跟他合作的,我的文,他的图,一起去人才市场。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做事,这种经历特别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