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梦想和现实的差距,就是年轻的程度

最近几年,很多人问我年龄,小时候长辈们调戏我的时候也问过,但现在比那时候还要多。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喜欢问这个,我见到小朋友也喜欢问。
可能年龄对人来说比较核心,像是一款材料的固有属性一样,比如一款胶带的粘度有多少,保质期多长等。年龄就是一个人的固有属性或者指标。
原谅我这么不合适的比喻,老板最近在让我研究材料。
我就理解了,当然这也只是我一个人的理解。
我18岁离开家后,就没有很准确的记得过自己的生日,因为我都过农历的,习惯问题。但是我父母记得很清楚,尤其奶奶在的时候,提前一个月就要念叨。
小时候嘛,遇到过生日,蛮开心的,有吃有喝。现在,我有些头痛,一个年,一个生日,把这平滑的时间硬生生扯成两半,弄出一个个节点,不断去提醒人们。虽然做事情,召开会议,总要列AR,弄出Due date。但是安在人身上,确是不爽。
我对年龄永远只能记得个大概,,反正都是20多岁嘛,我刚刚用计算器算了一下,2017-1989=28,这样的话我应该是29周岁了哈,我又从新算了一下,Shit,没错。
我可能不是对时间不敏感,我可能是挺害怕这玩意的。去年的时候,我要是想跑步,马上能提速以极速跑个200米。今年,首先是不想跑了,再来,想跑了,也只能慢跑,爆发力跟不上。年龄这个事,身体比我意识知道的还早。有人说30岁以后,身体素质会明显下降,我还是20多岁小伙子呢。希望到30岁不是断崖式下跌,是这种缓慢渐变。
昨天游泳回来路过景观大桥的时候还在想,这个世界真美啊。
我想起来一个名人对小学生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最终,他还是你们的。虽然是鼓励别人,但这番话的感受也是很无奈的。
时间是无穷,但是我的,越来越少了。
刚吃饭的时候,电影频道放一个青春电影,我看了一半,有个独白是这样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都没敢主动上去说一句话,我以为我又很多机会,直到最后,我失去所有机会。就是想到即做的概念,可能会增加寿命。
上次去无锡出差的时候,见到杨总,那个开着法拉第带我在江南大学转了一圈又一圈的高富帅,我很喜欢他。上次受教下来记得最深的两个字就是跨界,这也可能增加寿命。不是什么跨界歌王,我看过一集,我觉得一个个导演,演员,作家,科学家去玩游戏就是不务正业,当然你上去讲怎么演好电影是可以的。
我想着可能还有不少增加寿命的方法,但是话说回来,知道了也不一定会改变,谁喜欢去变,都这么大了。应届毕业生好洗脑,出来一两年就洗不动了,思想越来越守旧固执。
就好像我,很多东西我一听就不信,小时候这些我是会好奇的。我要是生在马云那时候,我肯定不信淘宝的,马云就是一骗子。现在要说服我,你必须用浅显的道理,我知道的逻辑,或者我身边的事实,我不知道的,我不理解的,通通可能被我归结为骗子。当然这一点我也努力在改。这也是年龄带给我的固执。
今天不是我生日,只是恰好有人问起年龄,,而我又有那么一丁点时间,就记录了一下。日记这个东西,只能做一时的记录,可能过个三五天,我就已经忘记了,或者还记得,已经不是这个感受 了,谨作为当下这一刻独一无二的记录。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