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最近状态很不好,连续三个晚上都做了噩梦,都是到我死了的时候就醒了。
按照现代说法,梦是大脑皮层的活动,是一种潜意识的思考。我又特地去看了一下佛洛依德,说梦是欲望的满足,有本我、超我的对抗协作。但我都是梦到自己死了,有一天梦到由于我的粗心大意,我被毒蛇咬死了,挣扎了大半夜--我并不想死。梦显然不是我的欲望,可能是我的神经质导致的。
好像是精神压力有点大,事情没头绪,想的话就是一团麻,容易头痛。噩梦可能也与这有关。
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小学生的暑期试题,开始我还觉得蛮搞笑的,觉得小孩子怎么这么聪明呢,大人也是这么认为。我现在一想,天天吃喝玩乐,这应该是低级的需求层次,符合小孩子。对一个有高追求的人来说,天天吃喝玩乐有啥意思?从里面得不到灵魂的满足。
就想把正确的事情做成,有种成就感,由此也获得别人的尊重,这是一种更高的精神追求。
有时候想把事情做的更好,可以压迫别人,也可以妥协。压迫,就当时一件事而言可能能够做的更好。只是会破坏了双方关系,破坏整体气氛。后面做事,沟通成本增大,效率也受影响。妥协的话,意味着一件事可能就从能达到的90分变成60分,又不愿意。所以有时候会选择一种很笨的方式,叫反复诉说。结果怎么样完全在于对方的选择,我并不知道。
还有一些复杂的情景。以前旁听过一些经济学专业的课程,他们分析市场现象的时候,有一种分析方法叫建立模型。在一些复杂的现象里找出他最基本的经济学模型,一个或者多个,而这些基本的模型都是有定理和原理的。有这些输入,就会导出结论。而生活中的情境,不比市场经济学简单。却没有系统的学科,只能靠个人的经验和智慧。所以更难了。
我不会建立模型,也不知道这类情境有没有提纲挈领的指导思想。只能是不断啰嗦,有没有效在于天意。这是尽人事听天命。后来发现不是,完全有希望的一件事还寄希望于天意?此罪在我,因为我的方法不对。
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以前看过《琅琊榜》,胡歌说的一句话,好的策略,在于无论对方做出何种选择,我都有应对之法,并达到最终目的。如果把胜利都压在对方做出的选择上,那不是策略,而是赌徒。反复诉说就是一种赌,赌总是容易输。
所以我决定换一下方式。

鉴于近期紧张的神经,我想需要放松一下。
正好这个周末难得的没啥事。我就在小区玩了会狼人杀。小月亮是特别搞笑的人,别人竞选警长都是说,我是预言家,我查杀,金水…
他说:我竞选警长是因为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
本来应该说逻辑的地方,但是他说了感情,而且是里面level更高的情怀。应该是这个梦想打动了大家,然后大家就给他。所以后来拿了预言家的人得先说:
小月亮你别再说你有一个梦想了。
比马丁路德金还有杀伤力。

别人死了都说谁谁是狼自己是啥什么的,他会说:我冤啊,我的怨气直冲九霄,还要拍桌子…,动作总是很搞笑,对面人观察仔细,说他青筋都起来了。。。
总是能笑翻全场。以前没觉得,他如此幽默,赞一个。我感觉我也放松的差不多了。应该是不能够再做梦了。
其实这说到底,还是要怪老王啊,我是太想,也太需要做成这个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