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不要看字,直接看图。

于音刚跑进公司的大门,就看见电梯的门正缓缓并拢,旁边的指示灯慢悠悠的从1升到2,再从——

“戚,”于音看了看指示灯,然后大步朝楼梯口跑去。

手中还冒着热气的豆浆颠簸着溢出沾满他的手指,于音皱了皱眉,在跑到一个拐角处时将一口还没喝的豆浆扔进垃圾桶。

发出“砰——”地一声。

连卡都沒來得及刷,就冲了进去。

“三分钟,”X在大屏幕上写字的手顿了一下,“于音,一会你留下。”

新闻部人文组正在开会,有关这期报纸的社会版内容。还有一周截稿。

于音坐下拿出纸巾擦了擦手,然后从包中打算把前几天做的采访拿出——

一个男人正含笑看着他。



原本应该密密麻麻写满字的A4纸上只有一幅男人的速写。

于音带错了文件。

“小于你的采访呢我看看,”旁边的沈姐凑过来说道。

“别,别,我忘带了。”于音趴在桌上挡住。

X听见声响瞥过来一眼。

于音耳朵都快红了。

是的,那张a4纸上,有着如钻石切面一般的鼻峰和狭长幽深眼眸的人,不是别人,是他的上司X。

于音把这张a4纸对折上,
又折了一层。

X是她的前任。

他们已经分手半年,刚分手那阵于音直接把辞职申请递过去了。

“呵,于音,你多大了?”
当时X这样回答。

刚跟X在一起时于音大学刚毕业,找关系进了这个公司,四个月后和X开始地下恋情。

现在于音在这儿工作3年了。

听说X和娱乐版的王小姐走的很近,又有人说看到X和一个大学生晚上一起吃饭。

于音不想听。

她选择性耳聋。

“于音你最近很不在状态。”X把一摞文件摆在他面前。
于音盯着地面,没吱声。
“这些是08年到去年所有的社会版摘要,你回去看一看,别总给我那些小学生一样的文稿。”
于音盯着自己的鞋,嗯,擦得挺干净的。 又看看自己的袜子,暖心(袜业)。可是我怎么感觉到一丝凉意呢?

“今天是你第五次迟到,你的年终奖没有了。”X敲了敲他的桌子——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然后于音听到脚步声。

X走了。

于音抬起头,看见X不知在给谁打电话。

笑盈盈的。

于音翻出手机,想约昨天刚认识的李小姐一起吃午饭。

可手机电话薄里,第一个就是X的手机号码。

200多个通话记录里,有100个是X的。

她还没来得及删,连备注还没改。

于音看着手机屏幕一点点变暗,把桌上东西收拾好,走出门。

电梯指示灯上数字缓慢变换着,

6——5——4——3——

于音转身走向空无一人的楼梯通道。

在那拐角处的垃圾桶,豆浆白色的纸杯露出一角。

“他以前都会给我买好放在我桌子上的。”

于音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