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凌和安在一个赌坊相遇的
安的盘缠全被偷了
头上的珠钗玉石都拔下来抵债
庄家还死不承认,还要她拿出更多
凌看一群老江湖欺负小女孩儿,过意不去
丢了几两银子,圆了个场
安便成了他的小跟班
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
安回想起来,却觉得凌是她初闯江湖,遇到的第一个英雄。
他钱不算多,本事也是小的很,只是因为这个第一个,多少便有些不同。
路上,他只是随手给了一朵花,她便想要用余生做代价。

凌和安就在江湖里
打打小怪,喝喝小酒,吹吹小牛
安在月光下拿着酒杯问凌
“你有要实现的愿望吗?”
“加入独孤派吧,毕竟是江湖第一门派,总觉得进去了就会功成名就。”
安说“就这个吗?我可以帮你呀。”
凌摸摸她的头“别闹。”

安的全名,其实是独孤安
凌从来没有问过,也无从得知

他们闯江湖的日子一点一滴流逝
凌在某天对安讲,我要走啦,独孤派的一个关门女弟子想嫁我
安有一句“那我呢”堵在心口难开口

盛大的婚宴,十里红妆铺成红毯
凌在婚宴上看到了安
新人给长辈敬酒时,新娘叫安的爸爸“师父”
安毕竟还是小女孩儿
她故意问当着凌的面问父亲
“爸爸,如果我嫁人了,夫婿可以进独孤派吗?”
父亲说“当然可以,你的丈夫我还能亏待了不成,你的丈夫就会是副掌门。”
安恶作剧地看凌一眼
“他日,你若看上哪家公子,告诉我,我帮你提亲”

只是他心里想的是:他若不允,我屠他满门,他若答应,我便只杀他一人。

对不起啊
这江湖太大
你我之间人太多
我就不挤过去了
挤不过去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