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我认为只有深刻的研究过人,才能创造出人物。在我尚未达到创造的年纪里,我只好平铺直诉这个故事本身。
当我穿梭在山间的某个角落,或者在湖畔吹着微风的时候,在在龙门客栈大口吃肉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他们。
他们提醒着我,这个故事,真实的发生过。
孔雀翎,为天下第一暗器,古龙曾经说过:任何人,都将在他如孔雀开屏般的灿烂中走向死亡。那时子说刚过而笄之年,初入江湖张扬肆意,遭到孔雀翎主人的追杀,却始终未分伯仲。在灵隐飞来峰上,被黄东所救。说是救,其实也就是帮了一点小忙。从此,天下再无孔雀翎。他们也因此声名大噪。

他只是看不惯一个老头带着一群人欺负一个小姑娘,后来才知道,帮不帮她都输不了。因为她身上除了有上古遗卷外,还有芳香之法。这是唐门失传了五百多年的绝学--在西域极西之地,有唐门,传授不死之术和芳香之法,乃传自神农尝百草之后医学上的一个分支,一直为一个神秘的所在。这几年出了一个千年不遇的武学奇才,影响力不断扩张。
--你叫什么?
--黄东。
--这么奇怪的名字?
--我出生的时候,是东方既白的时侯。你呢?
子说。整个《诗经》里面最大气磅礴的话,最温柔可人的话: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我最喜欢。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这在江湖里,是常有的故事。于是他们一起行走江湖,一起赏善罚恶。再后来,便厌倦了,开始归隐山林。所谓侠之大者,隐于市井,而不在于朝堂。
那确实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除了各大老牌帮派,一些小派甚至无党派人士里面的很多年经人都开始崭露头角。

他们,开始隐居在长江下游大别山区某山沟,过着采菊东南下的生活,也就是农民。只有一个奶妈跟着,这个故事,便是奶妈告诉我的。
她说完这个故事的时候,做出了一个非常精辟的总结: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也不知道是谁把她伤的这么狠,说出了这样的名言。
他们是日复一日的男耕女织。
直到有一年,正是夏日梅雨季节。林间树木郁郁葱葱,河间蝌蚪一群接着一群,万物生长繁殖达到一年之中的顶峰。
这一日阳光明媚,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黄东外出插秧,子说在家做饭。只是黄东被晒得更加的黑了,而且在稻田里偶遇了李清扬,她也在插秧。
这时候,黄东被一条蚂蟥咬了一口,性命在旦夕之间。这条蚂蟥已有数千年历史,乃九州万毒之首。相传观音为农家女时,外出采茶,见田间一条蚂蟥快饿死了,便伸出自己的玉腿,献出自己的精血,由此得道,一飞升天。这条蚂蟥后来也因为此大功德,变为七彩,成为世间的万毒之首。毒性之强,据说无人能解。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此。
此时,清扬,为了一面之缘的黄东,牺牲了自己所有的功力,还有一些拿不上台面的牺牲,倾其所有,救下了他。并且,像所有善良的姑娘一样,一直照顾着他,他很感激,爱上了清扬--她太美。
原来清扬也是江湖高手,真正的唐门之后,传说中千年不遇的奇才,在其呕心滴血之下,实力不断扩张,大有一统九州之势。尤其是本人,百毒不侵,而且发功时,周身散发魅力,香闻十里,寸草不生。
只是后来,她变得柔软,全部身心都用在如何做一份晚餐上。
但是很遗憾,失去了功力的清扬,最后挂了。在黄东连续半年夜不归宿后,最终被子说敏锐的感觉出来了。失去了武功的清扬被砍掉了头,还连累了自己未来得及看一眼世界的孩子。因为子说实在太厉害了,属于剑气纵横三万里的那种,杀人于无形。
子说发现黄东移情之后,发誓要杀光他们全家。
从此,少年成名的两大武林至尊重现江湖--带着孔雀翎的秘密。黄东和子说变成了对手,相互追杀,期间,江湖正邪各大门派由于唐门门主之死以及可能的孔雀翎消息而分分加入各自阵营,整个江湖,异常活动起来。
活动的主角,就是黄东子说。他们从江南的稻田一直打到敦煌的莫高窟。他们之间,不是一方吃掉另一方的零和博弈,而是两败俱伤的负和博弈,所谓相爱相杀。期间黄东生生扯断了子说的一只手,子说踢断了黄东的一条腿。但战斗还在继续,一个是杀妻之仇,不共戴天,一个是爱有多深,恨有多深。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终于,在莫高窟内,双方均精疲力竭,各大门纷纷派出高手,携带大量独门的暗器毒药,企图一举灭掉他们,那是一场大混战,大屠杀。
死掉了上千位大天位的高手,小啰啰更是数不胜数。多年以后,关于这场战争有了各种各样的传说,甚至说清扬还魂使用唐门绝技屠戮全场。但没有人真正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在场的人,全都死了。
子说黄东都是神仙位的功力,他们在莫高窟内,石画下展开对决,招招攻击对方要害。他们功力相当,套路一致,均有损伤但难分难解。最后都精疲力竭,躺在地上,像小孩子一样扯着头发,爬着扭打在一起。
他们都身中数刀,负伤累累。黄东说道:
谁杀我家人,我就杀谁!!!不管我与她有什么样的情谊。
子说什么都没说,眼睛里有同样的恨。
说着,黄东翻身绕过大梁,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子说,把子说按在身前,用脚踢起石块,打开了在他们前面的暗器,暗器发出三支利剑,分别射向他们的头颅和心脏。这是东厂锦衣卫的暗器,三支利剑,可穿透一丈钢板,周身遍布剧毒。
子说突然明白了黄东的意图,他要跟她同归于尽了。她突然安详了下来。就想,这样就跟他永远在一起了,跟他一起死了也好,就再也不会放开我了。
她双手慢慢去抓着黄东扣住她脖子的手,闭着眼流下了满足的泪,然后静静等着死亡的到来。这几年她太累了。
由于子说突然的放弃,黄东有了机会推开子说,说时迟 那时快,子说突然的就推开了他,待从惊讶里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她被利剑穿心而亡。死得那一刻,眼神柔和,盯着黄东飘走的方向。

她还是不忍心让他死去。

从此,江湖上又只有了一个高手,不久黄东又有了新的家。只是,江湖上还是每天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爱情故事。

爱人,总是有代价的。最出名的莫过于梁山伯与祝英台,双双化作了蝴蝶,卡西莫多与艾斯米拉达,双双化作了尘土。
而子说,清扬,都为爱牺牲了。我们这些更加普通人的故事,就这样淹没在人海里。
而爱的神圣和美好,是值得用生命去追求的。所以即使有这些前辈圣贤的教育,我辈也总是趋之若鹜。
而历史,又总是惊人的重复。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