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初初见你





2009年5月17,那天晚上,我从网吧回来,在街角点了碗馄饨。吃了一会儿,对面来了个姑娘,坐下,也点了碗馄饨。
我大碗,她小碗。
不认识,所以不言语。
马路对面有家奶茶店,一曲曲的放着歌,我们吃着馄饨。
姑娘低着头,小指将鬓角的长发勾到耳后,安静的吞咽着每一个馄饨。在店家微弱的灯光下,我看到她纤长的手指,和微红的脸庞。
姑娘吃着吃着,流下泪来,而此时的BGM是卢冠延的《一生所爱》。
怕姑娘尴尬,我起身离开。顺带找老板娘结账。一个大碗七元,小碗五元,一共十二。那个姑娘的我给她付。

至此我想说,姑娘,你吃不了辣就不要放那么多。

第二天,记得是个愉悦的周五,我一早出去。出校门必经的路旁,是两排高大的梧桐,从入口看去,气势是相当磅礴。即使在这座园林城市里,这种高大又长长的两排梧桐也是不多见的。
五月,它已经长出很多嫩绿的叶和新鲜的枝,微风吹过,会沙沙的响,在阳光下投出斑驳的影。
那天,我忘记了带眼镜,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朦胧。
路的尽头,就是红绿灯。等绿灯的时候,路的对面站着一个人,很像她。阳光透过树木斜切下一溜阴凉,投射到她的身上,我却只能勉强看清她暴露在阳光下的部分,是一双回力的平板鞋。我想,应该只有三十六七码左右吧。这种慵懒的姿态应该不爱看书和运动吧。我多想看清楚一些,所以我努力睁大眼睛,直到涌出泪水。
这个路口的红绿灯的时间是25秒,321之后,我跟她相视走过,大概只有0.01s。我多希望它能够更长一点。路过的时候我闻到一种苦茶味的芳香,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她的。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种味道叫做茉莉。

还真是她,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呢?她知不知道我昨天在她对面的?

我只在心里这么想着,不敢去问。但想想也觉得很美好。

突然想起聊斋里面的一句话:妖,最会蛊惑人心,你还以为是你自愿的呢!
她是妖吗?为什么目光总被吸引。

而且,最可怕的是,每一次看见她,都会在我的心里蔓延出一些情节,在我心里开出小小的花,然后快乐的绽放。

我会留意她的衣服,看到她的鞋我会想他会喜欢什么。都是好危险,好可怕的事。

我觉得我的内心,有些东西已经开始变化了,就像白朗宁说的:

他看了她一眼

她对他回眸一笑

生命突然复苏

我心里有颗种子开始萌芽了。

等我走到网吧的时候,我在内心已经想好了,我要去认识一下。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做,我胆小害羞,我怕失败了,所以我想偷偷的做。

那时候微信还不像现在这样普及,上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QQ。那几年非常流行英雄杀和欢乐斗地主,当然还有魔兽。我呢,我玩德克萨斯。一开始我在新浪微博玩,后来在百度空间玩直到它最后关闭。我这人赌性大,基本上都是每天破产。直到有一天,我找安妮借了五万,那晚运气好,我胆子也大,晚上就已经两千多万了。第去到了高级场,那时候高级场也就十几个人。我的头衔第一次由小助理升级到石油大亨。后来我还了安妮一百万,也开始扶持小号。

最主要的是,我开始卖分了。那时候市场价是一百块=180万,我给人家两百万。我还记得我挣的第一个五十块是让人家给我爸爸冲的话费。为此,我认识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人。当时我以为他是我兄弟,他找我买分的时候的时候互加了QQ,得知我们是一个学校的。他给我一百块钱的时候,我给了他210万,此后我陆续给了他好多个十万。他在德克萨斯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不断破产。但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

哪里去找一个也喜欢德克萨斯的人呢?

那天在打开电脑后,我没有马上打开游戏,我开始逛校内,学校网站。 我想找一个人出来。

如果还有机会见到人家,一定要个号码来。于是我把这个类似捞针的活儿告诉了他,我的牌友,财务管理专业的宋佳,还记得那时候的电视剧,有两个宋佳,都大名鼎鼎。他只能自认老三。人称宋三家。我想着这小伙子是不是打麻将经常输三家的,是不是该约人组一桌。但是还是说了些客套话:以后就是一家人,需要分找我,我再多给你十万。一起去高级场玩,体会一下一掷千金的感觉。

网络卖分都是先给钱,因为他交易的时候扭扭捏捏,生怕我欺骗了他,表现出了怯懦,细腻,让我以为他很老实。尤其是他经常带一个单肩的挎包,似乎有一点驼背,双肩的高度有一些不平,都让我以为他跟温总理一样是农民的儿子,有勤劳朴实的优良美德。

但后来我都错了,这个比我小一届的三家,非常坑人。他在我前进的路上设置了很多坑,一开始我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我觉得他不是我的对手。直到有一次很正面的竞争,我输给他了,虽然不是很难看,但输了就是输了,就得不到只有赢家才能有的荣誉。我才恍然有所悟。

我总结下来,怪我太骄傲自尊心太强,受不得委屈。用俗话说就是不耐操,他这一点要胜过我。

--------------分割线-------------
太晚了,写不到这首歌了。睡觉先。

评论

热度(5)

  1. 培训讲师培训讲师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情感诊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