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周五的时候,去居委会那里做了一个插花活动。本来想,作为一个见面的礼物送给别人,完成后才知道有个花瓶,可能不适合送人了,要另外选择礼物的了。
上次参加培训,送了一个签字笔,就送这个吧。

那花拿回卧室,卧室突然就多了温馨。好像家里有个女人一样。

我想为他争个光

今天晚上在朋友圈看到一个朋友最近结婚了。
他说到他的父母,“从小到大,没有为这个家做什么大事,唯一大家拍手称快的事就是今年他结婚了。”
感觉真的要有所作为,才对得起父母这么多年的努力。
曾经想着拯救世界,曾经想着衣锦还乡,现在都没有实现。活成了现在这个屌丝样子。

让我也很有感触,怎么说,短期内我是连结婚这个事情都很难做到了,比他还不如呢。以前,我也强烈的渴望着要光宗耀祖的。
最近看《猎场》,里面说人力资源有三要素,知识,能力,动机。动机我是有的,我就详细研究了一下,动机也有三要素,强度,方向和坚持性,我可能还不太够。
当年刘邦第一次去吕雉家的时候,吕雉的父亲一眼就看中了刘邦身上的动机所带来的强大气场,当场同意把吕雉下嫁给当时籍籍无名的刘邦。可见动机够强大的话知识和能力可能也会慢慢跟上来的。

下面这段话呢,是我老早写的,我没有拿出来过。我怕被人家笑话,或者把你看透了。噢,原来你是这样子想的。但我现在觉得没什么,可以很平淡的说出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让我为他挣个光】
我在安徽呆了差不多23年
幼儿园 小学 初中 高中 大学
那是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
其实我对它没什么好印象
在我比处还纯的时候
一次跟父亲去政府竞拍土地
那个镇长说赢得人中午必须请吃饭啊
然后我那个奇怪吖
书上不是这么说的 公仆怎么是这个样子
到现在都记得
然后又搬了好多次家
好像也越来越好了
这大概是我还能偶尔提及他的原因
没有压在箱底不说或者骂个遍
然后一个英语高考33分的人竟然也有学上
学校当时叫安徽XXXX
听上去挺屌丝的

等我过去的时候
气质上已有所不同
是更加的不出名
更加的没档次
当然
最尴尬还是总有人问我,你是XX大学的吗
我笑笑
我在心里想吼他
哥不是!!
可见其实我多不喜欢这学校
但我感谢他
我在他的图书馆里看了不少书 言归正传 出来后我很少回去了
也不想回去
每次回去都不一样
相应地每次回去我都觉得自己老了
但是我也是没有什么脸面去见它
如果可以
我也想为它挣个光!!!

我很喜欢冲锋陷阵的感觉
你知道吗?

就是要紧紧盯着目标去做对的事情
只要做的事情是对的
不要在乎别人态度
或许在某一阶段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错的
又在某一阶段
他们认为这没有用
在下一个阶段
他们都因为遇到种种放弃了

那你也要上
盯着一个点冲锋而不环顾左右
这就是冲锋陷阵
就是为了真理而奋斗
成为了炮灰也在所不惜

凌和安在一个赌坊相遇的
安的盘缠全被偷了
头上的珠钗玉石都拔下来抵债
庄家还死不承认,还要她拿出更多
凌看一群老江湖欺负小女孩儿,过意不去
丢了几两银子,圆了个场
安便成了他的小跟班
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
安回想起来,却觉得凌是她初闯江湖,遇到的第一个英雄。
他钱不算多,本事也是小的很,只是因为这个第一个,多少便有些不同。
路上,他只是随手给了一朵花,她便想要用余生做代价。

凌和安就在江湖里
打打小怪,喝喝小酒,吹吹小牛
安在月光下拿着酒杯问凌
“你有要实现的愿望吗?”
“加入独孤派吧,毕竟是江湖第一门派,总觉得进去了就会功成名就。”
安说“就这个吗?我可以帮你呀。”
凌摸摸她的头“别闹。”

安的全名,其实是独孤安
凌从来没有问过,也无从得知

他们闯江湖的日子一点一滴流逝
凌在某天对安讲,我要走啦,独孤派的一个关门女弟子想嫁我
安有一句“那我呢”堵在心口难开口

盛大的婚宴,十里红妆铺成红毯
凌在婚宴上看到了安
新人给长辈敬酒时,新娘叫安的爸爸“师父”
安毕竟还是小女孩儿
她故意问当着凌的面问父亲
“爸爸,如果我嫁人了,夫婿可以进独孤派吗?”
父亲说“当然可以,你的丈夫我还能亏待了不成,你的丈夫就会是副掌门。”
安恶作剧地看凌一眼
“他日,你若看上哪家公子,告诉我,我帮你提亲”

只是他心里想的是:他若不允,我屠他满门,他若答应,我便只杀他一人。

对不起啊
这江湖太大
你我之间人太多
我就不挤过去了
挤不过去的

人间不值得

小七下凡的时候,仙婢悄悄说
你千万不要爱上凡人,凡间的男子都很势利
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你是神仙,被知道的话,肯定就缠上你了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你玩儿差不多了就回来,晚膳你父皇要来

小七在凡间被一个皇子看上了
皇子说:小七,这是东海的珍珠,送给你,虽然不如你的眼睛闪亮。
小七嫌弃,东海龙王每年上贡的可比你这个大得多。
小七说我不要这个。
皇子大惊,这个女人好清新自然不做作。

皇子带小七去看园林,皇子说,小七,这是著名建筑家的鬼斧神工。
小七嫌弃,我们南天门的三生石都比这个好看。
小七说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皇子大惊,这个女人好清新自然不做作。

皇子给小七吃荔枝,皇子说,小七,这个荔枝可是千辛万苦才送来的。
小七嫌弃,我们天上的蟠桃不比这个好吃多了。
小七说我不喜欢吃荔枝。
皇子大惊,这个女人好清新自然不做作。

皇子带小七逛庙会,小七蹦跳开心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这个灯也要,那个烤肉串也吃,烟花也看得很开心。
小七说我好喜欢庙会,我想天天在庙会玩。

皇子一连开了半个月的小庙会,都是府上的人假装商贾。
第16天的时候,皇子和小七在烟花下接吻了。
小七觉得这个皇子虽然很蠢,又很自大,还是很喜欢他的,可以托付。

皇子商量收了小七,小七问,你为什么不明媒正娶我?
皇子说,我看你无家可归,也查不到户籍,我的家庭不会允许我娶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孩儿。但是我爱你,不会亏待你的。
小七一气之下,说,我他娘的是玉皇大帝的女儿,仙女!你居然说我无权无势。

皇子:别闹了。
小七:我说真的,你要提亲我可以带你去天上提。
皇子:你们神仙,是不是掌管人间命运。
小七:是的,不过不是我,是司命掌管。
皇子:司命和你熟吗?
小七:熟,是我大姐。
皇子:你和你大姐商量,让我当皇帝吧,我可以立你当皇后。
小七:皇后好玩儿吗?
皇子:好玩,可以天天看烟花,吃烤肉,逛庙会。
小七:行。

小七回到天上,找到大姐,说我想当皇后。
大姐大笔一挥改了司命簿,行,你去玩儿吧。
小七下凡后就偶遇皇帝,被娶了。

小七不开心啊,她找皇子,问他,你不是说当了皇后能天天看烟花吃烤肉吗,我没烟花看也没有烤肉吃。
皇子:我的皇后才能过这种日子。
小七:那我怎样才能当你的皇后。
皇子:杀了皇帝,我就能当皇帝,你当我的皇后,让你过想过的日子。
小七:好。

小七杀了皇帝,皇子成了皇帝。
小七:我想吃烤肉。
新皇帝:弑君妖女,拖下去斩了。
小七被砍了。
被砍了的小七抱着头回到天上,接上了头。
小七每天哭每天哭。

大姐看着不忍心,说不如你下凡玩玩算了。
小七说不要,人间不值得。

人间从来不值得。

杨柳岸晓风残月      

                                               丁酉鸡年 八月十一 雨天


这几天没发生什么事情,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和体会,但是难得有这样的心情,想用笔写点什么东西出来。

明天是个难得超长的假期,我会回家一趟,我要是早上起来就早上回去,要是中午起来,就中午回去,有大把的时间去酝酿感情。既然要写些东西出来,我不想因为字数太少让自己觉得有敷衍的感觉,就说个故事吧。


今天吃完晚饭,就跟朋友去商场了。她是暖心袜业的编辑,为我写过很多或者幽默,或者动人或者哲理的文案。

那天,我浏览网页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她的公众号,从这里,我能看到她的一些不成熟,还有她个人的一些执着和情怀。我联系她:

看了你的公众号觉得你的策划和文笔都不错,要不要做我暖心袜业的文案?

她问为什么。

在中国,还没有哪一个企业是专门做袜子的,其实不能挣什么钱,主要是一种情怀和试探。

她说:好。

简洁到这样的地步。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袜子卖不掉了就自己穿,不会亏本。

除了潘总这个合伙人外,她是我“公司”第一个员工,虽然是非正式的。


在夏天结束的时候,我们安排了一次海边散步,说是要散散心。约我的那段时间我工作清闲,不是开会就是接待;她呢,自从一年前将房子卖掉挣了两百万离职后,就再没找工作,干起了流行的主播。我不明白,我两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为什么还需要散心?

我每天都有大量的时间散心。

但总该找点事情做吧。而且看着海,心情确实好。


这次去商场,就是为了明天去海边购买衣服,她说要买飘逸的。

没想到,秋冬装都上了,占据了商场各显眼的位置。她一边抚摸假貂一边感慨:去年冬天我们也是在商场抚摸假貂。

啊,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真貂啊。

我想找个那种飘逸的连衣裙,或者飘逸的丝带,或者飘逸的流苏,反正能迎风飘扬的。今年夏天没怎么拍照,这回得拍点很骚的海边照片,露点乳沟。

把它做个头像,这样打王者的时候就不容易被举报了。

我不打王者,只是这个夏天我同样的也没有拍照,准确来说,应该是这一整年都没。我说这个好,有沟必火。


已经没有夏装了,大量的毛衣和风衣,我们都很难过。

“前几天我出差,因为要赶着早上七点的飞机,我五点钟就起床了,由于台风的关系,天空下着微微的细雨,我第一次感觉到冷,想着又一个夏天过完了。

我在夏天总是处于一种急躁的状态,可能是身体新陈代谢太快,好像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为此,我列了很多计划,但好像一件也没做。”

夏天一走,我就忧伤。没想到在我50岁知天命的年纪里,还是会同我年轻时候一样悲春伤秋。

不光我这样,她也是这样想的。

“嗨,在我的观念里,夏天过完,就相当于一年就这么完了--这会是没有爱情,也没有什么成就的一年--在应该肆意露腿露奶的季节里都没有搞出什么花头,还能指望冬天什么呢。

冬天裹在黑大衣里,谁也看不见谁。

我没有珍惜这个夏天,就像我没有珍惜过去任何一个夏天一样--大量白天的时间,我用来睡觉;大量夜晚的时间,我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和朋友撸串喝啤酒。没有创意,也想不出什么新鲜的玩头。

今年夏天应该就这么过完了吧,天气看上去不可能再热起来。

……”

不等她说完,我知道她在想着她的白马王子开着私人飞机放下缠满鲜花的云梯来娶她。

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我不忍心告诉她,最后来娶她的可能是个灰头土脸的拖拉机。就算我说了,她也不能理解,只有时间能告诉她。所以她一说到这话我就没法接。只能跟她一起回想,这个夏天发生的事情。有时候,当下你觉得什么也没做,可是躺下来回忆的时候发现:

美好的事情都发生在夏天。


这个夏天最美好的事情,是遇到一些人--钟老师。她的热情,她的善,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而她又带着我,见到另外一些人,于我个人而言,内心产生了一些很积极很温暖的想法。

她最美好的时刻呢,是她跟弟弟和闺蜜去玩,通宵。我没玩过,不能理解和体会,不过从她眉飞色舞的样子,我知道她在做这件事的时候,灵魂是满足的。我也为她高兴而高兴。


我只希望她,明年夏天,能积极一点,精致一点,遇到点惊喜。我就怕她,等惊喜是等了好久了,可能不会再有惊喜的感觉了。

我也是。

冬天我是不指望了,她估计也是别指望,冬天的我,她,都一样,基本上是废的。


我们都叫她二姑娘。

二姑娘之所以叫二姑娘,并不是在家中排行老二,或者人长的很二,而是因为她的执着。我最不如她的地方,就是她的每次恋爱都像初恋一样热情洋溢,轰轰烈烈。她说在她的字典里没有隐忍克制,在她这个年纪就应该张扬肆意。我不能说什么,年轻就是什么都可以尝试,她输得起。

我在她那个年纪,不是这样的,我有很多顾忌。为此我很羡慕她。

她的第一次恋爱,是在高中,她的第一次不是在宾馆也不是在草丛,而是发生在她的家里。

他为她玩尽了所有偶像剧的花样。他们第一次去宾馆开一间房,两人中间放一杯水就是学《梁祝》的。

我问她后不后悔?她没有说话,看了湖面半响,然后埋下头,一小片一小片去摘掉脚边的青青草。湖面在灯光的映射下出现细碎闪亮的光,甚是好看。

有时候我为了安慰,并且听她说历史,会透露一些久远的故事给她。

“这也没什么,男孩子在很小的时候都喜欢要处女,这种独占的欲望似乎是一种原始的本能。但随着年龄大了,经验多了他就不会这样想了,处女太笨了,什么都不会,甚至身体都是僵硬的。人都是懒的,也是害怕风险的。在有成品的时候,一般人不会去选半成品--什么都要教会累,还要面临教不会的风险。

真的”

她的思绪就已经漂到好远,当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在落泪。

一对情侣刚好手牵手在她眼前,她说:

--好羡慕她们。

--你也会找到一个对你好的男朋友的。

--我羡慕他们可以不吵架。

我觉得不能再让她说了。

“回去吧”

所以她的第一次恋爱,我不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轮廓,我只晓得,她现在还是很伤心。 

        她的第二次恋爱,是在大一,迎新的时候认识的一位学长。有时候,历史就是这样惊人的重复和相似。这时候她跟我说到一个新的词:信仰。

真的是好沉重好沉重的一个词。


当说到信仰的时候,我也会想起我自己,我曾得到过,失去又找回过我的信仰。


PS:胡说八道要写一万字太累,今天只能改这么多了😂😂

那天在树下她给我半块金枪鱼三明治
我吃着吃着,竟然也有离别前被吻的味道
举起相机的时候,她的眼泪已经掉下去了

明天我要去看你

明天
我就去看你
风雨雷电都没用

你要忙
我就看你 一眼

你要不忙
我就看你 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