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凌和安在一个赌坊相遇的
安的盘缠全被偷了
头上的珠钗玉石都拔下来抵债
庄家还死不承认,还要她拿出更多
凌看一群老江湖欺负小女孩儿,过意不去
丢了几两银子,圆了个场
安便成了他的小跟班
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
安回想起来,却觉得凌是她初闯江湖,遇到的第一个英雄。
他钱不算多,本事也是小的很,只是因为这个第一个,多少便有些不同。
路上,他只是随手给了一朵花,她便想要用余生做代价。

凌和安就在江湖里
打打小怪,喝喝小酒,吹吹小牛
安在月光下拿着酒杯问凌
“你有要实现的愿望吗?”
“加入独孤派吧,毕竟是江湖第一门派,总觉得进去了就会功成名就。”
安说“就这个吗?我可以帮你呀。”
凌摸摸她的头“别闹。”

安的全名,其实是独孤安
凌从来没有问过,也无从得知

他们闯江湖的日子一点一滴流逝
凌在某天对安讲,我要走啦,独孤派的一个关门女弟子想嫁我
安有一句“那我呢”堵在心口难开口

盛大的婚宴,十里红妆铺成红毯
凌在婚宴上看到了安
新人给长辈敬酒时,新娘叫安的爸爸“师父”
安毕竟还是小女孩儿
她故意问当着凌的面问父亲
“爸爸,如果我嫁人了,夫婿可以进独孤派吗?”
父亲说“当然可以,你的丈夫我还能亏待了不成,你的丈夫就会是副掌门。”
安恶作剧地看凌一眼
“他日,你若看上哪家公子,告诉我,我帮你提亲”

只是他心里想的是:他若不允,我屠他满门,他若答应,我便只杀他一人。

对不起啊
这江湖太大
你我之间人太多
我就不挤过去了
挤不过去的

人间不值得

小七下凡的时候,仙婢悄悄说
你千万不要爱上凡人,凡间的男子都很势利
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你是神仙,被知道的话,肯定就缠上你了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你玩儿差不多了就回来,晚膳你父皇要来

小七在凡间被一个皇子看上了
皇子说:小七,这是东海的珍珠,送给你,虽然不如你的眼睛闪亮。
小七嫌弃,东海龙王每年上贡的可比你这个大得多。
小七说我不要这个。
皇子大惊,这个女人好清新自然不做作。

皇子带小七去看园林,皇子说,小七,这是著名建筑家的鬼斧神工。
小七嫌弃,我们南天门的三生石都比这个好看。
小七说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皇子大惊,这个女人好清新自然不做作。

皇子给小七吃荔枝,皇子说,小七,这个荔枝可是千辛万苦才送来的。
小七嫌弃,我们天上的蟠桃不比这个好吃多了。
小七说我不喜欢吃荔枝。
皇子大惊,这个女人好清新自然不做作。

皇子带小七逛庙会,小七蹦跳开心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这个灯也要,那个烤肉串也吃,烟花也看得很开心。
小七说我好喜欢庙会,我想天天在庙会玩。

皇子一连开了半个月的小庙会,都是府上的人假装商贾。
第16天的时候,皇子和小七在烟花下接吻了。
小七觉得这个皇子虽然很蠢,又很自大,还是很喜欢他的,可以托付。

皇子商量收了小七,小七问,你为什么不明媒正娶我?
皇子说,我看你无家可归,也查不到户籍,我的家庭不会允许我娶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孩儿。但是我爱你,不会亏待你的。
小七一气之下,说,我他娘的是玉皇大帝的女儿,仙女!你居然说我无权无势。

皇子:别闹了。
小七:我说真的,你要提亲我可以带你去天上提。
皇子:你们神仙,是不是掌管人间命运。
小七:是的,不过不是我,是司命掌管。
皇子:司命和你熟吗?
小七:熟,是我大姐。
皇子:你和你大姐商量,让我当皇帝吧,我可以立你当皇后。
小七:皇后好玩儿吗?
皇子:好玩,可以天天看烟花,吃烤肉,逛庙会。
小七:行。

小七回到天上,找到大姐,说我想当皇后。
大姐大笔一挥改了司命簿,行,你去玩儿吧。
小七下凡后就偶遇皇帝,被娶了。

小七不开心啊,她找皇子,问他,你不是说当了皇后能天天看烟花吃烤肉吗,我没烟花看也没有烤肉吃。
皇子:我的皇后才能过这种日子。
小七:那我怎样才能当你的皇后。
皇子:杀了皇帝,我就能当皇帝,你当我的皇后,让你过想过的日子。
小七:好。

小七杀了皇帝,皇子成了皇帝。
小七:我想吃烤肉。
新皇帝:弑君妖女,拖下去斩了。
小七被砍了。
被砍了的小七抱着头回到天上,接上了头。
小七每天哭每天哭。

大姐看着不忍心,说不如你下凡玩玩算了。
小七说不要,人间不值得。

人间从来不值得。

最近呐,总产生一些奇怪的情绪,比如看到一个人之后,你会产生想要特别努力的感觉。想要照顾她,想要满足她。
人在爱人的时候,对自己也是满意的。

再比如,你晚上做了一个梦,特别美好,然后第二天醒来你就看到了。意不意外,惊喜不惊喜?但是结果却不好。
有点遗憾。

涛副理以前跟我说过一个故事:
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美丽的姑娘,然后早上你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她了。惊不惊喜?猿粪呐--然而她正从隔壁老王家出来。
上次开会老板说:范冰冰虽好,她不是你的。让我们不要做无用功。
于是你觉得这个梦都变得多余,无用。
于是产生链式反应,你对自己也觉得无用,多余。
这有点像莎翁的悲剧,把美好毁灭给人看。
涛副理的故事,很有意思。

晨婷 

有句话 

我打了好多次都删掉了 

因为有些忐忑, 

因为有些纠结, 

因为很想知道又怕唐突了你 

我也想过自己去了解,

 去慢慢的渗透,

 去一点一点,
一步一步,的摸索 


只是现在 

我突然间很想知道 我决定说出来


就是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吖?

当然用得着两个,这世界靠得住的东西本来就少,管他什么,多个备份总错不了。
所以,手机她有两个,担心辐射的时候用天翼,信号不好的时候用全球通。
所以,订酒店她总下两个单,如果预计15日到,那就15日一个单,顺手再订16日的一个,这很重要,万一飞机晚点呢?
所以,养老保险她买两份,社保那个是最基本的,可要是老的时候不够花呢?
所以,她兼职,打两份工,白天是办公室的行政职员,晚上是咖啡店小老板,要是某天不幸下岗,至少自己还有个店,同样的,要是生意难做倒闭,至少还有份固定薪水。
所以,门禁卡她也有两张,这很重要,万一一张掉了呢?
人生是场大冒险,最保险的事情,是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你已经猜到了吧。
是的,男人,她当然也有两个。

写个日记 8/8 有风有雨有阳光




AM 6:00


上周买的彩票竟然中了头奖

暗恋的女神突然向自己表白

平时严厉的老板忽然要给我放暑假

我难以抑制地笑出了声

难道我今天起要走上人生巅峰?


AM 7:40


我的闹钟叫醒了我:该穿袜子起床了。




说起袜子,我就有好多话说。我的袜子都是精心挑选的,来自东北黑土地的暖心袜业,每一根纯棉丝长度都要求2CM以上,每一根丝都确保一年之内的新品…


当然,在我看来设计上还是可以提升的。


但是体验依然非常好,就是柔,软绵绵萌哒哒的,就像有爱人亲吻你的脊背,让你早上起来感觉非常棒。


每天七点四十,我都准时醒来,在医学上来说,醒来后立马起床有猝死的风险,所以我一般会拖延十分钟。




AM 8:00


八点,这是我出门的时间,有时候我会上个厕所,出门时间会延长五分钟。不过这都不影响我,我上班的地方只有两公里远。在周末,我只需要六分钟,对此,我很荣幸。


出门前,我会且只会带两样东西,钥匙和手机。有时候,我会返回拿其中一样,比如今天,我就把手机忘记了。




AM 8:10


如果我能在这个时候出小区,我就会非常从容,不管走正规路还是人行道,我都能赶到。


出小区,就得有门禁卡。怎么说?我刚来小区的时候提过意见的,出个门又带钥匙又带卡很麻烦,能不能统一。后来发现没用,和乔物业是非常不专业的物业,你车子进来他会没收你的身份证而不是信息登记这种奇怪的事每天都在发生。


有一段时间他查的严格,进出很不便,于是我一次次的掉卡,我钥匙也掉了好多次。


物业都贵的很,后来我就找伙伴自己弄,要一劳永逸,现在我再也不怕了。要感谢安谋兄,友培兄。为此,我了解到了各种卡,各种做法。


当然,现在物业的重心放在收停车费上,进出都随意,用不上了。




AM 8:30


这时候我已经坐到电脑前了,一般我都会看看昨天的状况,把今天要做的能做的想一想。有一种情况下是除外的,那就是要跟王总开会,我就是打开报告看,使劲看,直到他有空。有时候有些意外,比如上周,一个事业部出异常导致掉单,时间就拖得很长。我们是十一点半才开始,好处是会议一结束,我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然后就是跟各种人联系。


今天我从汀兰巷过来的时候换了一条路,竟然发现我每天联系的旭化成竟然就在我公司不远的地方。




PM 5:30


这时候,吹牛的时间也过了,干活的时间也过了。我就下班了,这两天都有些权限卡和袜子的生意,所以没有很闲,还好。


像今天我就回来做饭了。吃了半只鸡,现在还很精神。




PM 10:00


如果不累的话,我会在这个时间躺着,累的话可能和更早一些,因为我就不做饭了。


最不能忍受的事,是我会进群聊天,刷一刷刷一刷,尽管大部分时间我不知道说的是啥,这无形浪费了我很多精力。所以我今天退出了一个最狠的。


然后我会脱掉袜子,拿出来门禁卡来,脱掉衣服,躺着,然后依次浏览公众号,财经、网易、凤凰…看看喜欢的新闻。


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卖袜子的,卖门禁卡的,看这些干嘛!要看如何开发客户才对嘛。


最后,如果从得到的信息里面有一些灵感,我就会写一个文案。




PM    11:00


通常这时候我都已经睡了,但也有些例外,比如文案没弄完,我会拖一拖,这不很重要但是紧急,因为明天感觉就没了。


如果一天很顺利,我会打开喜马拉雅来催眠一下,带着一份谈谈的喜悦,或许在梦里会笑出声音;如果不顺利,而且明天还有挑战,就会有一些悲哀的隐痛。


但是不管怎样,在喜马拉雅一段播完前,我就已经睡着了。

朋友圈里的奸情


我刷朋友圈最大的感慨就是:天呐,怎么你们俩也认识,卧槽连你们俩也认识,不会吧你们也认识?

开玩笑的。

我刷朋友圈最大的感慨其实是:天呐,怎么你们俩也睡过,卧槽连你们俩也睡过,不会吧你们也睡过?

另外,我刷朋友圈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底下的评论互动,然后想,这两个到底睡了没睡。

除了“对有钱有势者的谄媚”这些人类的基本社交诉求以外,最好看的就是成功已婚男士和年轻漂亮女孩的激情互动了。想起以前自己给人打工,每次来了新的漂亮实习生以后,公司就开始热闹起来,大家茶余饭后聊得都是自己窥视朋友圈获得的心得。

“老板在她评论底下说让她回来加班,当时都11点多啦”
“我们总监也是每条都给她点赞,不过她好像只回复销售部的那个总监”
“卧槽老板上次那个还没搞到呢这两天就换目标了啊”

只有这个时候感觉公司是一个大家庭,每个人都盯着当事人的朋友圈解闷,从自拍照的背景里挖掘线索,从评论的语气词里判断进展程度,从两个人的微信步数判断周末是不是一块儿行动了。

“诶,你发现没有,最近总监都不给她点赞了,是不是睡过了”
“卧槽你没看出来啊,她跟老板睡了,昨天晚上老板娘还发微信说老板天天加班,其实老板早跟她一前一后出去了根本没加班”
“卧槽你连老板娘微信都有啊”
“怪不得她现在上班都很嚣张,上个月还加薪了呢”

光是判断谁跟谁睡了,只是初级阶段,高级玩家还能从微妙的朋友圈内容和互动里,判断谁爱谁,谁不爱谁,有没有爱以及有没有分手。

“你昨晚看到没啊,秒删的那个,她晚上一点多发的,感觉很伤心啊”
“怪不得最近看到的都是老板跟客户部的那几个女的在互动,估计吵架了”
“不会认真了吧,他们俩朋友圈都不互动了”
“老板估计看不上她吧,也就玩一玩”
“谁知道呢,上次那个最后都弄得辞职啦,听说还把老板拉黑了”

除了公司里用来解闷的奸情以外,自己刷朋友圈也能得到不少感悟。有时候加了个优质男青年,还能发现他同时在给不同的女性评价内容差不多的暧昧评论,有时候还能发现自己的女友在合照里跟别的男人搂在一起,有时候还能发现自己老公每天都在给别的女性点赞送祝福,有时候还能发现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的男女忽然一起出游晒照片其实各自都有家庭但是朋友们还是热情点赞,有时候发现女的把自己P得鬼都不认识然后圈子里的男性纷纷示好你只能猛翻白眼,有时候发现一些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在朋友圈里还是要装大家都不知道但其实大家真的都知道。

朋友圈就像一个茶余饭后打打猎的广场,有的晒出自拍吸引闲散男性,有的炫个富看能不能把个年轻辣妹,有的深夜发个牢骚吸引同样没睡的你我,有的加个地址表达可以短暂约会的意图,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优良人士,我给你评价一句“这么晚还不睡”,聪明人马上就小窗私聊“你怎么也没睡”啦。

怎么讲,你的闺蜜在跟你的上司互动,你闺蜜的老公在跟你的室友互动,你的同事在跟你的老板互动,你的老公在跟你的女性朋友互动,你的下属在跟你的老同事互动,你的邻居在跟你楼下的邻居互动,你的男客户在跟你的女上司互动,你的王者好友跟别的妲己互动。其他一部分在吸猫,只有你,是认认真真的在卖质优价廉的 袜子。http://weidian.com/s/315412508?wfr=c

最近状态很不好,连续三个晚上都做了噩梦,都是到我死了的时候就醒了。
按照现代说法,梦是大脑皮层的活动,是一种潜意识的思考。我又特地去看了一下佛洛依德,说梦是欲望的满足,有本我、超我的对抗协作。但我都是梦到自己死了,有一天梦到由于我的粗心大意,我被毒蛇咬死了,挣扎了大半夜--我并不想死。梦显然不是我的欲望,可能是我的神经质导致的。
好像是精神压力有点大,事情没头绪,想的话就是一团麻,容易头痛。噩梦可能也与这有关。
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小学生的暑期试题,开始我还觉得蛮搞笑的,觉得小孩子怎么这么聪明呢,大人也是这么认为。我现在一想,天天吃喝玩乐,这应该是低级的需求层次,符合小孩子。对一个有高追求的人来说,天天吃喝玩乐有啥意思?从里面得不到灵魂的满足。
就想把正确的事情做成,有种成就感,由此也获得别人的尊重,这是一种更高的精神追求。
有时候想把事情做的更好,可以压迫别人,也可以妥协。压迫,就当时一件事而言可能能够做的更好。只是会破坏了双方关系,破坏整体气氛。后面做事,沟通成本增大,效率也受影响。妥协的话,意味着一件事可能就从能达到的90分变成60分,又不愿意。所以有时候会选择一种很笨的方式,叫反复诉说。结果怎么样完全在于对方的选择,我并不知道。
还有一些复杂的情景。以前旁听过一些经济学专业的课程,他们分析市场现象的时候,有一种分析方法叫建立模型。在一些复杂的现象里找出他最基本的经济学模型,一个或者多个,而这些基本的模型都是有定理和原理的。有这些输入,就会导出结论。而生活中的情境,不比市场经济学简单。却没有系统的学科,只能靠个人的经验和智慧。所以更难了。
我不会建立模型,也不知道这类情境有没有提纲挈领的指导思想。只能是不断啰嗦,有没有效在于天意。这是尽人事听天命。后来发现不是,完全有希望的一件事还寄希望于天意?此罪在我,因为我的方法不对。
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以前看过《琅琊榜》,胡歌说的一句话,好的策略,在于无论对方做出何种选择,我都有应对之法,并达到最终目的。如果把胜利都压在对方做出的选择上,那不是策略,而是赌徒。反复诉说就是一种赌,赌总是容易输。
所以我决定换一下方式。

鉴于近期紧张的神经,我想需要放松一下。
正好这个周末难得的没啥事。我就在小区玩了会狼人杀。小月亮是特别搞笑的人,别人竞选警长都是说,我是预言家,我查杀,金水…
他说:我竞选警长是因为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
本来应该说逻辑的地方,但是他说了感情,而且是里面level更高的情怀。应该是这个梦想打动了大家,然后大家就给他。所以后来拿了预言家的人得先说:
小月亮你别再说你有一个梦想了。
比马丁路德金还有杀伤力。

别人死了都说谁谁是狼自己是啥什么的,他会说:我冤啊,我的怨气直冲九霄,还要拍桌子…,动作总是很搞笑,对面人观察仔细,说他青筋都起来了。。。
总是能笑翻全场。以前没觉得,他如此幽默,赞一个。我感觉我也放松的差不多了。应该是不能够再做梦了。
其实这说到底,还是要怪老王啊,我是太想,也太需要做成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