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最近乔南有些忧郁,只不过见到了一些事情,引起了他内心小小的触动,这小小的触动,引起了他近一周的忧郁。
       他加入这个马戏团已经三年了,小曹是在他来了之后一个月被广州河源一位农民卖过来的,成为了他的知音,在此之前他是不理解人和动物之间的感情的。
小曹是一只猴子,是众多猴子里的一个,但又有所不同,他最特别。因为它会趁着表演的时候逃跑,很多很多次了。而其他的猴子不出一年都特别的乖巧。小曹在表演的时候,是所有猴子中表现最好最稳定的,仿佛很享受,很有成就感一样,待遇也是最好的。
所以虽然它总是跑,团长也一直没有放弃这个小猴子。
每一次逃跑,都会被抓,这是这个月第三次了。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笼子里,由乔南喂养。被关押的时间里,只能吃其他猴子剩下的,他也不在乎。还是那种表情。
驯服宠物的人,对动物其实是没有感情的,因为天生的桀骜,不得不对它们进行鞭打,恐吓,挨饿受冻是常有的,甚至用到药物,直到他们温顺。不过是一个用来挣钱的玩物。乔南也是这样想的,最近老婆又生了个儿子,徒然让他压力感大增,这工作虽然是流浪,但是钱还不错,偶尔票卖的好,老板还会加点钱,可以养家糊口,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自当竭尽全力做好。而且为了这个畜生,他已经很多次被团长骂了。
这次甚至威胁他再不驯服它,就让他们一起滚蛋。
所以他暗暗下定决心。
小曹到来后的一年时间,唤醒了他内心深处一些久远的记忆,逐渐被他遗忘的记忆。对于一个将军,他总是想挽大弓降烈马的,小曹就是他的大弓,他的烈马。
眼前的一只小猴子,就这么触动了他年少轻狂的记忆,仿佛把世界都踩在脚下了。
只是这些记忆的遗忘,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会碰壁不是。小曹的桀骜,出乎了他的想象,是他二十年驯化生涯的第一关。
有时候看着这个猴子,他会觉得无奈,该用的办法都用过来,有一次差点饿死它,打了葡萄糖才活过来。
有时候看着这个猴子,他会自惭形秽,有这般坚持,这般不屈。
有时候看着这个猴子,会非常气愤,那是团长又骂他了。
有时候看着这个猴子,会羡慕他。因为其他的猴子给点吃的就会摇摇尾巴。他不被外物所吸引。
乔南也想这样生活,不被外物限制,他有一个梦想,在老家的山下,造一所小房子,种四季不败的花。但别人不允许他这样,老婆告诉他,这是他混不下去之后的无奈之举。现在团长给他点钱,他就可以摇摇屁股。虽然没有很开心,但是也习惯了,并没有不开心和别扭的感觉。
他忽然觉得悲哀起来,自己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猴子。只不过猴子要的是吃的,他要的是钱罢了。
……
下次它再逃跑的时候,不追了,他想。
可能会丢了这个工作吧,他想。
但这个世界,总要有这样的力量。

大概二十多年前,记忆并没有消失。那还是农耕的时代,在村里,男孩子多,人家就不会欺负,说话声音就可以大。大家都喜欢男孩,并且,希望有兄弟,将来可以相互帮扶。
这是生存的本能。
我的小姨和我的姑姑,都在那时候怀孕了。我的小姨离我家隔了一条河,每一公里的地方会有一个圆形拱桥。
有一天晚上,大概是两三点,我从梦中醒来,姨丈猛的拍我家的门,等我走到大厅的时候,家里所有人都起来了。我妈妈,让姨丈陪我在家里,说计生部来抓人了,我小姨已经被抓走了,马上就过来了。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发生了非常大的事情。我爸妈连夜把姑姑送走了,那晚一晚上没有回来。
后来他们真的来了,姨丈把我弄在房间里不让我出来,我就听到屋外噼噼啪啪的声音,家里的锅碗瓢盆都被砸了,所有能搬走的连同古老的桌椅和墙上的画都被连夜拉走了。
等安静了,我偷偷出来,看到一地残迹,姨丈坐在地上不言语,我爸妈那晚上一整晚都没有回来,后来听说他们躲到麦地里蹲了一晚上。那时候我姑姑已经有六个月身孕了。
我的小姨,被他们强行拉去流产了,那时候她怀孕四个月,听大人说,能看到人形呢。我没能见到那个场景,就后来我妈妈在说的时候,我就听到他们都快哭了。
你说,这才过了多少年,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安然

安然(一)

安然大学是学机械的,那年他们专业只有四个女生,用导师的话说,那都是宝贝。
既然是宝贝,那肯定是轮不到他了。
安然,条件一般。家里条件一般的,长得也不好看,就连个鼻梁,也不高。一眼看上去,真的是哪哪都一般。嘴巴不会唬人,也不懂浪漫,那些女孩喜欢的,好像他都没有,所以他整个大学都没有女朋友。
一工作,他就开始着急。他做的是设计,说是设计,其实就是画图的,还是没啥女生。首先着急的,是他的妈妈。对他最先失去信心的,可能也是他的妈妈。在25岁那年,他妈妈说找个自己喜欢的,这样结婚了会好一些。还去找算命先生算了一挂,说他26岁会结婚。
在26岁,未果。他妈妈又说,找个一般的就行了,感情是后来慢慢培养的。又换了一个算命先生,算了一卦,这次说他27岁会结婚。
在27岁,那一年倒是遇到个女孩子,还怀了他的孩子,可最终还是把孩子打掉分道扬镳了。这一年,算命先生说,在30岁前如果不能结婚,那以后估计就…
这一年,他妈妈说,只要有人愿意嫁你,就可以了。
在男性朋友眼中,他很直。在女性盆友眼中,他也很“直”,我们都跟他说,追女孩子要讲究策略的,就像跳华尔兹一样,知道么?要进退。或者你就再猛一点,先睡了再说。
他不。
安然说,做事情,态度要放在第一位,然后是专注,最后是坚持。要做,我就会集中精力,用自己的全部去做,绝不会做一半留一手。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说白了,他就只会冲。一冲,女孩子就怕了,再一冲,女孩子就觉得他不值钱了。
让安然价值观发生崩塌的,是在2015年,她遇到了女神,是那种一笑便牵动灵魂的人。原本他是没有勇气冲的。一见面心都慌的要死,话都说不出。
但是女神就是女神,经常低眉顺眼,抬头浅笑,把安然的心勾的一愣一愣的。最主要的是,这些动作和神情,让他觉得:有希望。这给了他莫大的勇气。
于是,安然又按照他的套路去冲了,这次他特别生猛。我们几个看着,觉得心疼。我们都知道这次他是把自己的生命捧在手里,献给女神的。
我问他,你是不是没有见过美?他不屑一顾朝我摆摆手,你不知道。
一个月,未果。
半年,未果。
一年,未果
一般情况下,他都该放弃了。但是这次真的有些特别。女神不断给了他失望,又给了他希望,让他产生了源源不断的动力。这种希望,不是说一起吃饭喝茶什么的,这种太low,女神是高级的,这些释放希望的信号,融入了女神的一言一行,融入了眼神,甚至融入了额前飘动的碎发,耳鬓俏皮的发梢。
女神终究遇到男神了,在一年后。很快,他们在一起了。这个男神是安然的兄弟,有一次他们一起在校门外的大排档喝酒,门口堆放的大垃圾桶里,垃圾都已经溢出来了,有几只苍蝇在飞来飞去,桌上油腻腻的。
吃着喝着,就说到女神了。那兄弟说,自己的前女友多么多么好。这个就玩玩,用来修补一下受伤的自尊,毕竟前女友找到人才跟他分手的,自己不找一个很没面子。云云,说到搞笑的地方就起劲拍自己的大腿,笑的前仆后仰。
那天他觉得特别恶心,吐了一地。
三个月后,他们分手了。他请他们两个吃饭。八仙桌,一人一个方位,酒酣耳热之后,他拿着店家的一个小板凳,比他们的要矮一截。他反着坐在椅子上,把下巴搭在椅背,显得整个人都弓着。占据一个45°的三角形的直角点,面向着他们。
问,你们到哪一步啦?
他看着这个兄弟问,又望了望女神,女神也看了看他,然后看着他兄弟,用一个他读不懂的表情。
第一次在公园里,还有一次在她家里。
安然张着嘴巴,睁大了眼睛看着女神,女神看了他一下,彼此在彼此的眼底,去阅读着对方的思想。然后女神就把头低下去了。
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战战兢兢,诚诚恳恳,多次送女神到家门口请求,说想去看看她生活的地方,白天也行。还是连女神的家门都没能进去过;他嘻嘻哈哈,三心二意却只用了两周,不仅仅进了家门,连床上都已经去了,还能带去公园。
这让他价值观一瞬间崩塌了。

从此以后,不要说别人的坏话;
从此以后,当遇到一件事情别人问你行不行的时候,先选择相信自己。

和小朋友的沟通 4/30

今天我出去了一趟,看到这个小盆友,我就跟身边的伙伴说,这么大的小孩子,应该是最好玩的时候。会跑会跳会说话,又可爱。
她母亲听到回过头来说,还要小一点,现在她什么都懂,不好忽悠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忽悠是什么意思。
我想起来我早上坐公交遇到的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小朋友,一男一女,他们坐在一起。一路上叽叽哇哇说个不停,一个“你”能连珠炮似的说两分钟不停。
我是一上车就要睡觉的人,但对孩子,我还是很宽容的,不打算说什么。但是他妈妈受不了了,一直叫他们安静一些。这样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孩子,确实难带,哪里能听他的。
快下车的时候,她妈妈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已经醒了,再说:你们两个安静一会儿,谁再说话我就把谁扔在这了。然后指着一个女孩子说,XX已经不说话了,你再说话就不要你了。
或许这就是忽悠。
为什么要用恐吓的方式对待小朋友呢?要是我,我会说妈妈累了,你们安静一下让妈妈休息一下等会带你们去玩好吗?
周围叔叔阿姨都累了你们不要吵到他们好吗?
这样跟小朋友说道理效果可能不好,但是自己的孩子,坚持下来肯定会有成效。
而且,确实有坚持这样做的人。
跟小朋友讲道理不是我想到的,是我有一次跑滴滴,从永旺带一个母亲和一个男孩子回家,那孩子一直哭,想要一个车。那个母亲自始至终一直就跟那个孩子讲道理,没有说:明天买给你,下次买给你这种忽悠的话,也没有说一句,再不听话打你噢这种恐吓的话。
一路上,用平等的态度,用不同的表述,重复着一两个简单的道理,一直重复到小盆友接受,用了半小时。重复到最后说晚上回家吃什么。
如果是当时的我,可能就是采用恐吓或者忽悠的方式了。但是见到这么一位母亲让我心生敬意,产生了佩服,我学到了一点,她的耐心,她的沟通方式。
我觉得,这是好的。

05:24分,自这个点醒来,感觉睡得正踏实,基本上是自然醒,还以为有八点多呢。
一年多前,他为了早起,那时候起房间的窗户开始就不拉上窗帘,但今天窗外没有太阳,没有阳光照进来,乌云显得阴沉沉的,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这个日子是五一假期,显得有些无聊。
妈妈咪呀又发微信给他了。她有个女儿,38岁未婚,说昨晚又失眠了,他实在烦她的很,总是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抱怨现况而不提供方法论。他是典型工科人,喜欢讲逻辑,如果一个人只是做现况描述而不进行根因分析并拟定对策,如果她只是描述一个问题带给她的感受而不是去想着以身作则共同克服,他本能的就觉得他们很难的一个频道上沟通。因为逻辑永远的线性的不会拐弯。
耐心回复,不过是体谅她作为一个母亲。
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他愿意为她卖命--在某一瞬间他想过,并且没有变。很多事情,她不懂,也不知道,那些时候,她依然选择相信他并提供情感和能做的全部支持。另外一次愿意卖命的感觉是他初恋的时候,因为别人的痛而痛,也不知道为啥那时候的他那么牛逼,能够感同身受。不过那种感觉最终消失了,而且再也找不回来。
这个事情我知道,他说的时候我们还住在一起,他说他一见钟情,后来在操场上是用QJ的形式得到她的,然后就去了宾馆,我说TMD这都行?
说到这个我就蛮佩服他的--敢干。我不敢,很多时候我追一个女孩子不成功,人家以为我不主动,实际上我觉得我已经跨出很多步了,主动邀约一次,甚至说一句嗨,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主要我很直接,也不会拐弯抹角。在工作中,我可能会有一些策划布局,但我自己是真诚的。我希望自己保持初心,坦诚相待--你说不,我就理解为真的不;我说愿意,就是真的愿意。
我们跟她女儿蛮像的,都缺乏某些方面的能力。而且有些事情一旦过了那个年纪,就不愿去学习了。
乔南是一个一直抱怨又一直默默前进的人,考了很多证,有些证挂靠了还能搞点小钱。但是他的综合能力并不强,这可能跟他的工作有关。他一直在工厂工作,没有多少时间接触外界。在工厂工作的人,身边环境相对还是简单的,没那么多勾心斗角,如果有一天他接触市场了,他就更加明白这个世界的有趣和残酷,越接近市场,人心越复杂。
这些也导致他没有女朋友。
我昨晚在永旺请他吃饭,他还是这样没有变过。有时候我问他,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他说感觉。我说我们都30了,马上奔四,感觉是年轻人才玩的起的东西。
他又说想找个价值观一样的,三观一致只要两个人肯努力,日子过得不会太差。
女朋友就怕两种,一种是你的兴趣她觉得是装,她的爱好你觉得是肤浅的。一种是把自己放在非常弱势或者强势的地位上,我不想高攀别人,还没有穷到那一步;我也不想多个女儿,我也没有富到那一步。我是想要两个人共同进步,能够平等的交流。没遇到那种人,就不结婚。
没想到他的想法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不知道他的母亲也会不会失眠。
乔南小时候没有受过穷,在同学中,他永远是有钱的那一波人。放在苏州,也很穷。但是这种成长环境,让他对金钱没有产生过自卑或者强烈渴望的情绪,没多少感觉。或许这样,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讲灵魂多过物质的人。
而一千个人,终究会有一千个灵魂。
有时候我跟他很像,但是我知道我已经开始妥协,接受一些“父母之命”。

衷心祝他好运。

Ps:这是15还是16年经济不行的,公司内部推荐一个人有500奖金的时候,我跟他合作的,我的文,他的图,一起去人才市场。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做事,这种经历特别珍贵。

大概三年前的时候,我住在青年公社,一楼有个店铺转租,很狭长的一个地方,估计只有几平米。我打听了一下价格,打算卖一些坚果之类的零食。
租金一年十万,已经算很便宜了。
于是我算了一笔账,我这么一个劳力投入进去,怎么也得算十万吧,成本20W,除以365天,每天的成本是550。
如果利润是10%,那么一天的营业额需要是5500。
如果利润是100%,那么营业额需要1100/天。
这还没有算水电物业费。而且只能保证跟打工一样一样的。
你观察下来他一天的营业额在多少呢。除了饭店,要干这么多还是很难的,这就要求他的毛利非常高。
至于超市,我以前在某个大型超市做商业部经理,当时园区的一个还是整个集团在亚洲的旗舰店。他的一个物品损耗,他的一个运营管理费用,他的一个进价,都超出普通人的认知。
所以我昨天发个两斤包邮的卫龙辣条广告,人家说价格太低质量没保证。我就跟郁闷,他不知道厂家和消费者之间的故事。我要跟他一起去质检局弄一下么,显然又不可能。
我就稍微讲一讲这里面的故事。
我是找厂家弄得,所以价格低。
而且我也没想着靠这个吃饭,我有正式工作,就偶尔娱乐一下,根本没想着赚多少钱。
而且,我没有什么服务的,一锤子买卖多,我没有那个时间精力去服务,而且辣条需要啥服务。反正我卖给你的我都是先用的。
钱呢,当然是赚一点点的,偶尔几个单子也亏本。
所以呢,不是这个东西价格低,而是我没有赚钱。真心的。
暖心平价食品 https://weidian.com/s/315412508?ifr=shopdetail&wfr=c

一、
他们两个都没怎么见过太多的人。

用现在的话说,他是宅男,你是宅女。

他们纯粹就是父母觉得不错,然后给他们张罗起一个小家。

从头到尾,好像他们都是看客。

更像他们的父母在结婚,他和她就是代表,代表双方父母进行圆房。

如果他们圆房顺利,其实问题也就不存在了,一对世间常见的夫妻。

巧就巧在,圆房不顺利。

她对他抗拒。

不过,她抗拒不抗拒,双方父母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因为,他没有担当,她也没有担当。

她说的话,没人当真。

所以,他们未来一定会结婚的。因为事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由不得她了。

但是,他们很可能会散。

什么时候散?

就是他们开窍了,见过了更大的世界,认识了更多的人。

到时候,他们会推翻之前的一切。

努力的“重新为自己活一次”。

突然觉得,祝他们永不开窍,成了挽救他们婚姻的稻草。

二、

如果看不到他,和她,的内心,他们内心的一些遗憾和憧憬,会觉得他们就是世间常见的夫妻,岁月静好,生活平淡。
如果那个女生永远不会遇到撩动她心跳的男人,也许她能对自己婚姻和那个虽不太爱但温柔待自己的丈夫继续感到心满意足,“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嘛。”

嗯,然后,有一天这个普通的少妇在偶然机会就遇到了一个风流气场的男人。认识的当晚她就鬼使神差地跟着他进了酒店房间。

男人未婚,对女人很有经验,世俗要求一个男人该有的东西也都有了。和普普通通的她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出轨对象绝不是她能驾驭的对象。一起喝酒的时候,我问她除了性欲,还在找什么呢?

答案是男人的世界里有她企望的爱情的模样。带着禁忌、邪念、挣扎、激情、销魂的爱情的模样。和她丈夫给到她的爱截然不同。她两个都想要。

那个男人并没有兴趣和她保持长期的关系,对故事里的女人而言是一种幸运。

也是她该有的善良。

只有一夜,她得以释放掉临界点的贪欲后,继续戴上平静的面具和微微受伤的自尊不被怀疑地回归婚姻,在一个普通憨厚男人那里继续享受踏实的关爱。
他,也一样。
他们已经见过大海了,就不能假装没有见过。
有意思的是,似乎只有他们偷偷满足着危险的欲念和憧憬后,才能更好的继续受着生活的烟熏火燎。

三、

当然,时光飞逝。

他们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这样的人。而他们内心会永远带着这一份遗憾,在漫漫长夜和无数醒来后的白天,都会感到悲哀的隐痛。或许这只是偶尔。

直到最后,可能,现实让他们内心放弃了挣扎,全部心思都花在孩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