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最近乔南有些忧郁,只不过见到了一些事情,引起了他内心小小的触动,这小小的触动,引起了他近一周的忧郁。
       他加入这个马戏团已经三年了,小曹是在他来了之后一个月被广州河源一位农民卖过来的,成为了他的知音,在此之前他是不理解人和动物之间的感情的。
小曹是一只猴子,是众多猴子里的一个,但又有所不同,他最特别。因为它会趁着表演的时候逃跑,很多很多次了。而其他的猴子不出一年都特别的乖巧。小曹在表演的时候,是所有猴子中表现最好最稳定的,仿佛很享受,很有成就感一样,待遇也是最好的。
所以虽然它总是跑,团长也一直没有放弃这个小猴子。
每一次逃跑,都会被抓,这是这个月第三次了。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笼子里,由乔南喂养。被关押的时间里,只能吃其他猴子剩下的,他也不在乎。还是那种表情。
驯服宠物的人,对动物其实是没有感情的,因为天生的桀骜,不得不对它们进行鞭打,恐吓,挨饿受冻是常有的,甚至用到药物,直到他们温顺。不过是一个用来挣钱的玩物。乔南也是这样想的,最近老婆又生了个儿子,徒然让他压力感大增,这工作虽然是流浪,但是钱还不错,偶尔票卖的好,老板还会加点钱,可以养家糊口,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自当竭尽全力做好。而且为了这个畜生,他已经很多次被团长骂了。
这次甚至威胁他再不驯服它,就让他们一起滚蛋。
所以他暗暗下定决心。
小曹到来后的一年时间,唤醒了他内心深处一些久远的记忆,逐渐被他遗忘的记忆。对于一个将军,他总是想挽大弓降烈马的,小曹就是他的大弓,他的烈马。
眼前的一只小猴子,就这么触动了他年少轻狂的记忆,仿佛把世界都踩在脚下了。
只是这些记忆的遗忘,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会碰壁不是。小曹的桀骜,出乎了他的想象,是他二十年驯化生涯的第一关。
有时候看着这个猴子,他会觉得无奈,该用的办法都用过来,有一次差点饿死它,打了葡萄糖才活过来。
有时候看着这个猴子,他会自惭形秽,有这般坚持,这般不屈。
有时候看着这个猴子,会非常气愤,那是团长又骂他了。
有时候看着这个猴子,会羡慕他。因为其他的猴子给点吃的就会摇摇尾巴。他不被外物所吸引。
乔南也想这样生活,不被外物限制,他有一个梦想,在老家的山下,造一所小房子,种四季不败的花。但别人不允许他这样,老婆告诉他,这是他混不下去之后的无奈之举。现在团长给他点钱,他就可以摇摇屁股。虽然没有很开心,但是也习惯了,并没有不开心和别扭的感觉。
他忽然觉得悲哀起来,自己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猴子。只不过猴子要的是吃的,他要的是钱罢了。
……
下次它再逃跑的时候,不追了,他想。
可能会丢了这个工作吧,他想。
但这个世界,总要有这样的力量。

“小黄,你要知道,这不是针对你。”领导一脸严肃地对小黄说“上头说了,坏分子已经渗透进了组织的每一个角落,指标下来了,每个部门要交出两个右派。只有李金不是贫下中农,还差一个名额……”

“张主任,我知道,我全都知道,这不是为了某个人,而是为了集体。为了集体的荣耀,为了国家的指标,张主任你说,要我去抓谁来?”

“不是,小黄,我的意思是,这里只有你资历最浅,这种时候,国家需要一个人,集体需要一个人,这正是你的机会啊!”

“张主任,我知道啊,所以我问你要我抓谁?”

“小黄啊……”领导语重心长的说“娃是个好娃,就不要装了吧。”

小黄一下子哭了出来,“看门的李大爷不行吗?”

“李大爷三代贫下中农,他儿子还在当兵,你说呢?”

“那,刚转进来的小红呢?她爷爷可是黑五类啊!”

“小红?小红工作认真,我的上司老王正准备升她当秘书呢。昨天晚上还和小红彻夜促膝长谈了国家和集体”

“赵小二呢?赵小二呢?他才是右派投降主义啊!上次抓他进来,一板砖拍他脑袋上,他什么都招了啊!”

“小黄……”领导拍了拍她的肩膀“赵小二不是我们部门的。”

“可是,可是……”小黄哭得越来越凶了。

“小黄,你这样,像什么话呢?你这样,和出卖同志的汉奸,有什么区别呢?你想想革命烈士,想想用身体堵住枪子的同志,他当时,想过把同志拉过来堵枪口吗?想想革命英雄,在敌人的严刑逼供下,宁死不屈,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同胞的安全吗!小黄,今天,你主动成为右派指标,你就能保护同志们的安全,你就是英雄啊!小黄,你是想当汉奸,还是想当英雄呢?”

“可是,可是……张主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给你当外妾都行,我今晚就聆听王主任的革命教导都行,张主任,你可千万不能把我当作右派分子的指标啊!”

“别说了!上次王主任说你长得还不错的时候,你为了革命献身的精神去哪里了?上次我问你晚上要不要听我讲讲革命先辈的故事的时候,你怎么又有事了?现在倒好,遇到问题,你就退缩了?遇到困难,你就要当汉奸了?这还没给你严刑逼供呢,你怎么就软了呢?我看啊,你就是右倾投降主义。”

“张主任,这,难道真没办法了吗?”

“其实名单已经交上去了,我只是通知你过来,等人把你领走。小黄啊,开心点,起码你保护了同志们的安全,你没成为汉奸,你就是英雄。”

“张主任,我认了,我只想问,我走了,我妈能活命吗?”

“放心,国家是人民的,是老百姓的,是讲道理的。”

……

过了一个月,小黄已经被带走了,小黄他妈被群众们弄到板凳上“坐喷气式飞机”,张主任发言,带头删了小黄他妈一巴掌

“你TMD,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右倾投降分子,简直生了个汉奸!”

和小朋友的沟通 4/30

今天我出去了一趟,看到这个小盆友,我就跟身边的伙伴说,这么大的小孩子,应该是最好玩的时候。会跑会跳会说话,又可爱。
她母亲听到回过头来说,还要小一点,现在她什么都懂,不好忽悠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忽悠是什么意思。
我想起来我早上坐公交遇到的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小朋友,一男一女,他们坐在一起。一路上叽叽哇哇说个不停,一个“你”能连珠炮似的说两分钟不停。
我是一上车就要睡觉的人,但对孩子,我还是很宽容的,不打算说什么。但是他妈妈受不了了,一直叫他们安静一些。这样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孩子,确实难带,哪里能听他的。
快下车的时候,她妈妈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已经醒了,再说:你们两个安静一会儿,谁再说话我就把谁扔在这了。然后指着一个女孩子说,XX已经不说话了,你再说话就不要你了。
或许这就是忽悠。
为什么要用恐吓的方式对待小朋友呢?要是我,我会说妈妈累了,你们安静一下让妈妈休息一下等会带你们去玩好吗?
周围叔叔阿姨都累了你们不要吵到他们好吗?
这样跟小朋友说道理效果可能不好,但是自己的孩子,坚持下来肯定会有成效。
而且,确实有坚持这样做的人。
跟小朋友讲道理不是我想到的,是我有一次跑滴滴,从永旺带一个母亲和一个男孩子回家,那孩子一直哭,想要一个车。那个母亲自始至终一直就跟那个孩子讲道理,没有说:明天买给你,下次买给你这种忽悠的话,也没有说一句,再不听话打你噢这种恐吓的话。
一路上,用平等的态度,用不同的表述,重复着一两个简单的道理,一直重复到小盆友接受,用了半小时。重复到最后说晚上回家吃什么。
如果是当时的我,可能就是采用恐吓或者忽悠的方式了。但是见到这么一位母亲让我心生敬意,产生了佩服,我学到了一点,她的耐心,她的沟通方式。
我觉得,这是好的。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2007年,夏天,那年我高三,在一所学风很好的学校。
教室门口就是一个大大的操场,操场对面横着一条通往校外的大道,道路的两旁是高大的香樟树。道路的另一头就是食堂。很多个傍晚,天色将暗未暗,我都能闻到淡淡的清香味。
我喜欢晚一点去食堂,何昌年也是。我是不想排队,总是太长。他呢,是想多看会书,我至今都认为,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于是呢,很多时候我都会跟他一起,那时候我很木讷,不怎么会说话,也不爱说话。他就经常跟我说他的理想,想考哪个学校。他读书特别努力,用心。但有时候周五,他也会说,我想去打CS,去听听砰砰砰砰的声音就好爽。但我知道,他主要不是去打CS的,我跟他去过一次网吧,我们一起开了一个包间并排坐着,他登上QQ后第一件事就是下载vagaa,然后去搜索林心如,刘亦菲什么的。出来都是那种大概三十万像素拍出来的爱情动作片,女主角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他不介意跟我一起看,但是他提前不会跟我说出来。看完了我们也不会一起聊,大概还有些害羞,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有一天他跟我一起去食堂,那是盛夏一个深度的黄昏,阳光残留在大地的余热渐渐消散,自脚底慢慢升起一股凉意。食堂门外小池塘的边上,钓龙虾的小孩子越聚越多。
      广播里不断循环着赵咏华《最浪漫的事》,道路两旁的樟树散发出的香味,愈来愈浓......
       我排队买牛奶,那时候食堂只卖那种光明的纯牛奶,一个正方形的盒子。那时候光明还不像现在这么牛,没能够突围出来,没有莫斯利安什么事。我跟昌年排队的时候在说着对面文科班的姑娘。偶尔我们会盯着电视看,电视里放着麦迪还是科比的比赛,电视机下,我一如既往的看到了“废料”,他是我曾经的偶像。我看到他端着盘子站在电视机前,他篮球并不叼照,但是说起篮球确是我们年级第一位的,似乎NBA,CBA有史以来的什么事都知道,没人说的过他。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浓郁的望江腔,时刻提醒着我们:他是一个望江人。比如睡觉,他会说“困告”。我猜想他又在用他那独特的普通话跟那些人诉说着科比麦迪的历史和辉煌。有时候还会说起假设ABC配起来就天下无敌的话,就算是这种假设,他也能把人说服。
看起来都是很平常的一天,跟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并没有在意到,后面还站着一位姑娘,直到她不小心碰到我,我回过头去看。
很随意的一眼。

有一次我在公交车上不小心踩到一个女人,她“啊啊啊”的叫起来,好像我是把她强奸了一样。眼神恶狠狠的看着我,然后身体夸张的往后仰。我不喜欢这个眼神和动作。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要眼神温柔身体前倾。但是我都没有。只是很随意的一眼。
在眼神交汇后的瞬间,她转过头去看外面的池塘,说:“没事干嘛长这么高?”
我就左看看右看看,没人。
不看着我说话--嚣张。但我向来不善言辞,至此我已经语塞。啥都说不出来了。
......
等到她再慢慢转过头来,撅着嘴,像只小老虎般“凶猛”的看着我,我被这人倔强的孩子气逗乐了。她大概只有我胸那么高,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我觉得那些逗的人,可爱的人,都是小个子。
等到我准备要说话的时候,她又扭过头去看了另一边…只是摆了个头,一副“我不要听你讲话的样子”
至此,我只想说,你还要不要好好说话了。

凌和安在一个赌坊相遇的
安的盘缠全被偷了
头上的珠钗玉石都拔下来抵债
庄家还死不承认,还要她拿出更多
凌看一群老江湖欺负小女孩儿,过意不去
丢了几两银子,圆了个场
安便成了他的小跟班
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
安回想起来,却觉得凌是她初闯江湖,遇到的第一个英雄。
他钱不算多,本事也是小的很,只是因为这个第一个,多少便有些不同。
路上,他只是随手给了一朵花,她便想要用余生做代价。

凌和安就在江湖里
打打小怪,喝喝小酒,吹吹小牛
安在月光下拿着酒杯问凌
“你有要实现的愿望吗?”
“加入独孤派吧,毕竟是江湖第一门派,总觉得进去了就会功成名就。”
安说“就这个吗?我可以帮你呀。”
凌摸摸她的头“别闹。”

安的全名,其实是独孤安
凌从来没有问过,也无从得知

他们闯江湖的日子一点一滴流逝
凌在某天对安讲,我要走啦,独孤派的一个关门女弟子想嫁我
安有一句“那我呢”堵在心口难开口

盛大的婚宴,十里红妆铺成红毯
凌在婚宴上看到了安
新人给长辈敬酒时,新娘叫安的爸爸“师父”
安毕竟还是小女孩儿
她故意问当着凌的面问父亲
“爸爸,如果我嫁人了,夫婿可以进独孤派吗?”
父亲说“当然可以,你的丈夫我还能亏待了不成,你的丈夫就会是副掌门。”
安恶作剧地看凌一眼
“他日,你若看上哪家公子,告诉我,我帮你提亲”

只是他心里想的是:他若不允,我屠他满门,他若答应,我便只杀他一人。

对不起啊
这江湖太大
你我之间人太多
我就不挤过去了
挤不过去的

当然用得着两个,这世界靠得住的东西本来就少,管他什么,多个备份总错不了。
所以,手机她有两个,担心辐射的时候用天翼,信号不好的时候用全球通。
所以,订酒店她总下两个单,如果预计15日到,那就15日一个单,顺手再订16日的一个,这很重要,万一飞机晚点呢?
所以,养老保险她买两份,社保那个是最基本的,可要是老的时候不够花呢?
所以,她兼职,打两份工,白天是办公室的行政职员,晚上是咖啡店小老板,要是某天不幸下岗,至少自己还有个店,同样的,要是生意难做倒闭,至少还有份固定薪水。
所以,门禁卡她也有两张,这很重要,万一一张掉了呢?
人生是场大冒险,最保险的事情,是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你已经猜到了吧。
是的,男人,她当然也有两个。

最近状态很不好,连续三个晚上都做了噩梦,都是到我死了的时候就醒了。
按照现代说法,梦是大脑皮层的活动,是一种潜意识的思考。我又特地去看了一下佛洛依德,说梦是欲望的满足,有本我、超我的对抗协作。但我都是梦到自己死了,有一天梦到由于我的粗心大意,我被毒蛇咬死了,挣扎了大半夜--我并不想死。梦显然不是我的欲望,可能是我的神经质导致的。
好像是精神压力有点大,事情没头绪,想的话就是一团麻,容易头痛。噩梦可能也与这有关。
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小学生的暑期试题,开始我还觉得蛮搞笑的,觉得小孩子怎么这么聪明呢,大人也是这么认为。我现在一想,天天吃喝玩乐,这应该是低级的需求层次,符合小孩子。对一个有高追求的人来说,天天吃喝玩乐有啥意思?从里面得不到灵魂的满足。
就想把正确的事情做成,有种成就感,由此也获得别人的尊重,这是一种更高的精神追求。
有时候想把事情做的更好,可以压迫别人,也可以妥协。压迫,就当时一件事而言可能能够做的更好。只是会破坏了双方关系,破坏整体气氛。后面做事,沟通成本增大,效率也受影响。妥协的话,意味着一件事可能就从能达到的90分变成60分,又不愿意。所以有时候会选择一种很笨的方式,叫反复诉说。结果怎么样完全在于对方的选择,我并不知道。
还有一些复杂的情景。以前旁听过一些经济学专业的课程,他们分析市场现象的时候,有一种分析方法叫建立模型。在一些复杂的现象里找出他最基本的经济学模型,一个或者多个,而这些基本的模型都是有定理和原理的。有这些输入,就会导出结论。而生活中的情境,不比市场经济学简单。却没有系统的学科,只能靠个人的经验和智慧。所以更难了。
我不会建立模型,也不知道这类情境有没有提纲挈领的指导思想。只能是不断啰嗦,有没有效在于天意。这是尽人事听天命。后来发现不是,完全有希望的一件事还寄希望于天意?此罪在我,因为我的方法不对。
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以前看过《琅琊榜》,胡歌说的一句话,好的策略,在于无论对方做出何种选择,我都有应对之法,并达到最终目的。如果把胜利都压在对方做出的选择上,那不是策略,而是赌徒。反复诉说就是一种赌,赌总是容易输。
所以我决定换一下方式。

鉴于近期紧张的神经,我想需要放松一下。
正好这个周末难得的没啥事。我就在小区玩了会狼人杀。小月亮是特别搞笑的人,别人竞选警长都是说,我是预言家,我查杀,金水…
他说:我竞选警长是因为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
本来应该说逻辑的地方,但是他说了感情,而且是里面level更高的情怀。应该是这个梦想打动了大家,然后大家就给他。所以后来拿了预言家的人得先说:
小月亮你别再说你有一个梦想了。
比马丁路德金还有杀伤力。

别人死了都说谁谁是狼自己是啥什么的,他会说:我冤啊,我的怨气直冲九霄,还要拍桌子…,动作总是很搞笑,对面人观察仔细,说他青筋都起来了。。。
总是能笑翻全场。以前没觉得,他如此幽默,赞一个。我感觉我也放松的差不多了。应该是不能够再做梦了。
其实这说到底,还是要怪老王啊,我是太想,也太需要做成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