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讲师

从此以后,不要说别人的坏话;
从此以后,当遇到一件事情别人问你行不行的时候,先选择相信自己。

05:24分,自这个点醒来,感觉睡得正踏实,基本上是自然醒,还以为有八点多呢。
一年多前,他为了早起,那时候起房间的窗户开始就不拉上窗帘,但今天窗外没有太阳,没有阳光照进来,乌云显得阴沉沉的,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这个日子是五一假期,显得有些无聊。
妈妈咪呀又发微信给他了。她有个女儿,38岁未婚,说昨晚又失眠了,他实在烦她的很,总是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抱怨现况而不提供方法论。他是典型工科人,喜欢讲逻辑,如果一个人只是做现况描述而不进行根因分析并拟定对策,如果她只是描述一个问题带给她的感受而不是去想着以身作则共同克服,他本能的就觉得他们很难的一个频道上沟通。因为逻辑永远的线性的不会拐弯。
耐心回复,不过是体谅她作为一个母亲。
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他愿意为她卖命--在某一瞬间他想过,并且没有变。很多事情,她不懂,也不知道,那些时候,她依然选择相信他并提供情感和能做的全部支持。另外一次愿意卖命的感觉是他初恋的时候,因为别人的痛而痛,也不知道为啥那时候的他那么牛逼,能够感同身受。不过那种感觉最终消失了,而且再也找不回来。
这个事情我知道,他说的时候我们还住在一起,他说他一见钟情,后来在操场上是用QJ的形式得到她的,然后就去了宾馆,我说TMD这都行?
说到这个我就蛮佩服他的--敢干。我不敢,很多时候我追一个女孩子不成功,人家以为我不主动,实际上我觉得我已经跨出很多步了,主动邀约一次,甚至说一句嗨,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主要我很直接,也不会拐弯抹角。在工作中,我可能会有一些策划布局,但我自己是真诚的。我希望自己保持初心,坦诚相待--你说不,我就理解为真的不;我说愿意,就是真的愿意。
我们跟她女儿蛮像的,都缺乏某些方面的能力。而且有些事情一旦过了那个年纪,就不愿去学习了。
乔南是一个一直抱怨又一直默默前进的人,考了很多证,有些证挂靠了还能搞点小钱。但是他的综合能力并不强,这可能跟他的工作有关。他一直在工厂工作,没有多少时间接触外界。在工厂工作的人,身边环境相对还是简单的,没那么多勾心斗角,如果有一天他接触市场了,他就更加明白这个世界的有趣和残酷,越接近市场,人心越复杂。
这些也导致他没有女朋友。
我昨晚在永旺请他吃饭,他还是这样没有变过。有时候我问他,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他说感觉。我说我们都30了,马上奔四,感觉是年轻人才玩的起的东西。
他又说想找个价值观一样的,三观一致只要两个人肯努力,日子过得不会太差。
女朋友就怕两种,一种是你的兴趣她觉得是装,她的爱好你觉得是肤浅的。一种是把自己放在非常弱势或者强势的地位上,我不想高攀别人,还没有穷到那一步;我也不想多个女儿,我也没有富到那一步。我是想要两个人共同进步,能够平等的交流。没遇到那种人,就不结婚。
没想到他的想法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不知道他的母亲也会不会失眠。
乔南小时候没有受过穷,在同学中,他永远是有钱的那一波人。放在苏州,也很穷。但是这种成长环境,让他对金钱没有产生过自卑或者强烈渴望的情绪,没多少感觉。或许这样,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讲灵魂多过物质的人。
而一千个人,终究会有一千个灵魂。
有时候我跟他很像,但是我知道我已经开始妥协,接受一些“父母之命”。

衷心祝他好运。

Ps:这是15还是16年经济不行的,公司内部推荐一个人有500奖金的时候,我跟他合作的,我的文,他的图,一起去人才市场。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做事,这种经历特别珍贵。

大概三年前的时候,我住在青年公社,一楼有个店铺转租,很狭长的一个地方,估计只有几平米。我打听了一下价格,打算卖一些坚果之类的零食。
租金一年十万,已经算很便宜了。
于是我算了一笔账,我这么一个劳力投入进去,怎么也得算十万吧,成本20W,除以365天,每天的成本是550。
如果利润是10%,那么一天的营业额需要是5500。
如果利润是100%,那么营业额需要1100/天。
这还没有算水电物业费。而且只能保证跟打工一样一样的。
你观察下来他一天的营业额在多少呢。除了饭店,要干这么多还是很难的,这就要求他的毛利非常高。
至于超市,我以前在某个大型超市做商业部经理,当时园区的一个还是整个集团在亚洲的旗舰店。他的一个物品损耗,他的一个运营管理费用,他的一个进价,都超出普通人的认知。
所以我昨天发个两斤包邮的卫龙辣条广告,人家说价格太低质量没保证。我就跟郁闷,他不知道厂家和消费者之间的故事。我要跟他一起去质检局弄一下么,显然又不可能。
我就稍微讲一讲这里面的故事。
我是找厂家弄得,所以价格低。
而且我也没想着靠这个吃饭,我有正式工作,就偶尔娱乐一下,根本没想着赚多少钱。
而且,我没有什么服务的,一锤子买卖多,我没有那个时间精力去服务,而且辣条需要啥服务。反正我卖给你的我都是先用的。
钱呢,当然是赚一点点的,偶尔几个单子也亏本。
所以呢,不是这个东西价格低,而是我没有赚钱。真心的。
暖心平价食品 https://weidian.com/s/315412508?ifr=shopdetail&wfr=c

--你找到我,是对我的欣赏,我特别感谢你。
但是今天老板给我说,这个事情是王总的意思,我们不好去运作。而且,我跟您说实话,我本来也已经想好了,明年三四月份拿了年终奖就走。去你那边可能耽误你正常工作,这都不好。如果不是这两个原因,我肯定是答应你的。
我打算去找一些项目管理类型的工作,可能是非标自动化行业吧,这行辛苦,但是工资高点。

--你放心,这个我不会去说的。没事儿,我理解,这个没关系的。你这个还靠谱一点,你以前跟我说什么证券投资。

--哎,那个都是小时候想的,那几年股票市场好。

--嗯,首先呢,这个事情是积极,说明王总喜欢你。

--为什么?现在不跟他汇报了。

--你想,公司最重视什么部门?还不是那两个赚钱的事业部。把你放到核心部门去,有培养的意思。何况你还说给你加薪。如果王总觉得你不行,是不会往事业部放的。

--说的也是哦。

--你去那边做什么呢?

--还没定呢,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效率提升,走自动化的路线,一个是异常问题的主导改善,现在8寸特别多。

--这两个都不错,都容易出成绩。自动化是王总今年给两个事业部的年度目标。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要寻找突破,除了市场面,还有公司内部的管理。成本的控制就是一方面。他也在转变,以前是什么都管,是小公司的管理方式,现在很多都不直接问了。
为什么要在18年提出自动化的年度目标呢,一个是因为自己到了一定高度,客户慢慢开始要求了,我们也要高标准看齐;一个是劳动力市场越来越萎缩,而且现在00后都讲究个性,让他锁一个螺丝干不了三天就走了。所以你去做这个是好事。是把你放在了风口,在“势”里。
异常的话,现在8寸异常特别多,管理有问题,也正是机会。

--既然要效率提升,为什么不用IE呢,现在放在PC下面,显然不合适吖,以前公司后来直接挂厂长下面的,是厂长的眼睛。而且公司在人力上存在很多浪费。他们才是应该站出来主导的。

--对,是的吖,现在IE做的好的行业,是组装厂,我们这种公司算是高科技,出来没有几年。在组装厂,都是竞争充分的市场,利润点低,必须要节流才有收益。所以IE会去计算一个人转身的次数,走动的步数,在左手作业,右手不动的情况下,都定义为闲置和浪费。这种适不适合我们呢?起码不是当下的目标,省不了多少人。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呢?是内部薪资失衡,没有培训,员工满意度差等等。

--对,既然都知道,为什么没人去管呢?人家有科学的数据,在员工满意度方面,培训机制是跟薪资几乎同样重要,而员工满意度每提升一个百分点,将带来客户满意度提升2~3%,订单量将提升5~10%。

--但是他们没有看到优点,我们外部市场好,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市场还不是一个竞争充分的市场。公司内部有自由宽松的环境和无限多的机会。就比如你的这个案子,就算你做失败了,有人骂你吗?你的绩效会怎么样嘛?都不会。在别的公司呢?
在我来这的时候,我同时收到了友达的offer,他们要求同一天报道,你说的薪酬平衡,员工培训友达都有。但是我还是来了这,一方面我以前的公司就是台资企业,另外由于我以前在华硕,我觉得做芯片的公司应该技术很高,所以我来了。在这里,我可是带过厂的,在友达,我最多做到副理,经理就到头了。这段经验,是谁都带不走的,你能说,我没有学到东西吗?

--嗯,是的。只是我说的问题我觉得也可以同步改善的,并不矛盾。

--一个公司面相上的问题,只有老板才能解决。王总他不知道这些吗,只是他不去看。谁是掌握公司方向的人,谁才能解决。他只会去看现阶段主要的问题和趋势。人事等各部门也只是在她的安排下进行年度计划。

--我明白,他看的是势。看事情任何原因和目标都不要超过三个。他开会说过,还举例子说要拥护习近平,跟他站,不拥护你可能不会死,但是注定过不好了。习近平就是势。这就是公司为什么组织观看十九大的原因。

--对,你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公司的各个阶段,这是你的一笔财富。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在竞争充分的市场,公司规范化后,你说的一定会搞。在一个组装厂,他一定讲究成本管控,在苹果,他一定讲究突破和创新,在一个创业公司,他一定最讲究市占率,客户量。就是发展阶段不同。

--那你说,如果要搞自动化和异常改善,应该怎么弄?

--异常就不用说了,就是处理问题的套路。方法论,我相信你有。自动化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制程稳定,一个是成本降低。我觉得目前能做的在后段。我给你两个人,一个是品保总监Alen,他是专业的IE出身。一个是BU4老朱,他是我在带8寸招进来的,他的优点是头脑非常清楚。你最后选了哪个,就跟谁请教。

--好的,确实,这两个都是高手。

老板呢,他想让我到事业部还是跟他部门合作,更加密切的,我说这个东西不能直接找我了,毕竟那边我上面还有老板。
--这肯定的了。
--是的吖,好的,谢谢芹姐

一、
他们两个都没怎么见过太多的人。

用现在的话说,他是宅男,你是宅女。

他们纯粹就是父母觉得不错,然后给他们张罗起一个小家。

从头到尾,好像他们都是看客。

更像他们的父母在结婚,他和她就是代表,代表双方父母进行圆房。

如果他们圆房顺利,其实问题也就不存在了,一对世间常见的夫妻。

巧就巧在,圆房不顺利。

她对他抗拒。

不过,她抗拒不抗拒,双方父母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因为,他没有担当,她也没有担当。

她说的话,没人当真。

所以,他们未来一定会结婚的。因为事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由不得她了。

但是,他们很可能会散。

什么时候散?

就是他们开窍了,见过了更大的世界,认识了更多的人。

到时候,他们会推翻之前的一切。

努力的“重新为自己活一次”。

突然觉得,祝他们永不开窍,成了挽救他们婚姻的稻草。

二、

如果看不到他,和她,的内心,他们内心的一些遗憾和憧憬,会觉得他们就是世间常见的夫妻,岁月静好,生活平淡。
如果那个女生永远不会遇到撩动她心跳的男人,也许她能对自己婚姻和那个虽不太爱但温柔待自己的丈夫继续感到心满意足,“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嘛。”

嗯,然后,有一天这个普通的少妇在偶然机会就遇到了一个风流气场的男人。认识的当晚她就鬼使神差地跟着他进了酒店房间。

男人未婚,对女人很有经验,世俗要求一个男人该有的东西也都有了。和普普通通的她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出轨对象绝不是她能驾驭的对象。一起喝酒的时候,我问她除了性欲,还在找什么呢?

答案是男人的世界里有她企望的爱情的模样。带着禁忌、邪念、挣扎、激情、销魂的爱情的模样。和她丈夫给到她的爱截然不同。她两个都想要。

那个男人并没有兴趣和她保持长期的关系,对故事里的女人而言是一种幸运。

也是她该有的善良。

只有一夜,她得以释放掉临界点的贪欲后,继续戴上平静的面具和微微受伤的自尊不被怀疑地回归婚姻,在一个普通憨厚男人那里继续享受踏实的关爱。
他,也一样。
他们已经见过大海了,就不能假装没有见过。
有意思的是,似乎只有他们偷偷满足着危险的欲念和憧憬后,才能更好的继续受着生活的烟熏火燎。

三、

当然,时光飞逝。

他们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这样的人。而他们内心会永远带着这一份遗憾,在漫漫长夜和无数醒来后的白天,都会感到悲哀的隐痛。或许这只是偶尔。

直到最后,可能,现实让他们内心放弃了挣扎,全部心思都花在孩子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2007年,夏天,那年我高三,在一所学风很好的学校。
教室门口就是一个大大的操场,操场对面横着一条通往校外的大道,道路的两旁是高大的香樟树。道路的另一头就是食堂。很多个傍晚,天色将暗未暗,我都能闻到淡淡的清香味。
我喜欢晚一点去食堂,何昌年也是。我是不想排队,总是太长。他呢,是想多看会书,我至今都认为,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于是呢,很多时候我都会跟他一起,那时候我很木讷,不怎么会说话,也不爱说话。他就经常跟我说他的理想,想考哪个学校。他读书特别努力,用心。但有时候周五,他也会说,我想去打CS,去听听砰砰砰砰的声音就好爽。但我知道,他主要不是去打CS的,我跟他去过一次网吧,我们一起开了一个包间并排坐着,他登上QQ后第一件事就是下载vagaa,然后去搜索林心如,刘亦菲什么的。出来都是那种大概三十万像素拍出来的爱情动作片,女主角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他不介意跟我一起看,但是他提前不会跟我说出来。看完了我们也不会一起聊,大概还有些害羞,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有一天他跟我一起去食堂,那是盛夏一个深度的黄昏,阳光残留在大地的余热渐渐消散,自脚底慢慢升起一股凉意。食堂门外小池塘的边上,钓龙虾的小孩子越聚越多。
      广播里不断循环着赵咏华《最浪漫的事》,道路两旁的樟树散发出的香味,愈来愈浓......
       我排队买牛奶,那时候食堂只卖那种光明的纯牛奶,一个正方形的盒子。那时候光明还不像现在这么牛,没能够突围出来,没有莫斯利安什么事。我跟昌年排队的时候在说着对面文科班的姑娘。偶尔我们会盯着电视看,电视里放着麦迪还是科比的比赛,电视机下,我一如既往的看到了“废料”,他是我曾经的偶像。我看到他端着盘子站在电视机前,他篮球并不叼照,但是说起篮球确是我们年级第一位的,似乎NBA,CBA有史以来的什么事都知道,没人说的过他。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浓郁的望江腔,时刻提醒着我们:他是一个望江人。比如睡觉,他会说“困告”。我猜想他又在用他那独特的普通话跟那些人诉说着科比麦迪的历史和辉煌。有时候还会说起假设ABC配起来就天下无敌的话,就算是这种假设,他也能把人说服。
看起来都是很平常的一天,跟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并没有在意到,后面还站着一位姑娘,直到她不小心碰到我,我回过头去看。
很随意的一眼。

有一次我在公交车上不小心踩到一个女人,她“啊啊啊”的叫起来,好像我是把她强奸了一样。眼神恶狠狠的看着我,然后身体夸张的往后仰。我不喜欢这个眼神和动作。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要眼神温柔身体前倾。但是我都没有。只是很随意的一眼。
在眼神交汇后的瞬间,她转过头去看外面的池塘,说:“没事干嘛长这么高?”
我就左看看右看看,没人。
不看着我说话--嚣张。但我向来不善言辞,至此我已经语塞。啥都说不出来了。
......
等到她再慢慢转过头来,撅着嘴,像只小老虎般“凶猛”的看着我,我被这人倔强的孩子气逗乐了。她大概只有我胸那么高,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我觉得那些逗的人,可爱的人,都是小个子。
等到我准备要说话的时候,她又扭过头去看了另一边…只是摆了个头,一副“我不要听你讲话的样子”
至此,我只想说,你还要不要好好说话了。

我想为他争个光

今天晚上在朋友圈看到一个朋友最近结婚了。
他说到他的父母,“从小到大,没有为这个家做什么大事,唯一大家拍手称快的事就是今年他结婚了。”
感觉真的要有所作为,才对得起父母这么多年的努力。
曾经想着拯救世界,曾经想着衣锦还乡,现在都没有实现。活成了现在这个屌丝样子。

让我也很有感触,怎么说,短期内我是连结婚这个事情都很难做到了,比他还不如呢。以前,我也强烈的渴望着要光宗耀祖的。
最近看《猎场》,里面说人力资源有三要素,知识,能力,动机。动机我是有的,我就详细研究了一下,动机也有三要素,强度,方向和坚持性,我可能还不太够。
当年刘邦第一次去吕雉家的时候,吕雉的父亲一眼就看中了刘邦身上的动机所带来的强大气场,当场同意把吕雉下嫁给当时籍籍无名的刘邦。可见动机够强大的话知识和能力可能也会慢慢跟上来的。

下面这段话呢,是我老早写的,我没有拿出来过。我怕被人家笑话,或者把你看透了。噢,原来你是这样子想的。但我现在觉得没什么,可以很平淡的说出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让我为他挣个光】
我在安徽呆了差不多23年
幼儿园 小学 初中 高中 大学
那是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
其实我对它没什么好印象
在我比处还纯的时候
一次跟父亲去政府竞拍土地
那个镇长说赢得人中午必须请吃饭啊
然后我那个奇怪吖
书上不是这么说的 公仆怎么是这个样子
到现在都记得
然后又搬了好多次家
好像也越来越好了
这大概是我还能偶尔提及他的原因
没有压在箱底不说或者骂个遍
然后一个英语高考33分的人竟然也有学上
学校当时叫安徽XXXX
听上去挺屌丝的

等我过去的时候
气质上已有所不同
是更加的不出名
更加的没档次
当然
最尴尬还是总有人问我,你是XX大学的吗
我笑笑
我在心里想吼他
哥不是!!
可见其实我多不喜欢这学校
但我感谢他
我在他的图书馆里看了不少书 言归正传 出来后我很少回去了
也不想回去
每次回去都不一样
相应地每次回去我都觉得自己老了
但是我也是没有什么脸面去见它
如果可以
我也想为它挣个光!!!

我很喜欢冲锋陷阵的感觉
你知道吗?

就是要紧紧盯着目标去做对的事情
只要做的事情是对的
不要在乎别人态度
或许在某一阶段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错的
又在某一阶段
他们认为这没有用
在下一个阶段
他们都因为遇到种种放弃了

那你也要上
盯着一个点冲锋而不环顾左右
这就是冲锋陷阵
就是为了真理而奋斗
成为了炮灰也在所不惜